来自 摄影拍摄 2019-10-05 08:4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红鹰高手资料 > 摄影拍摄 > 正文

贝林镜头中对流行文化的解构(下)

贝林在拍摄的过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与世隔绝的,直接放在白色或黑色的背景前面,从而强化了画面之间的相似性。这样一种古典的拍摄方式起源于19世纪,在背景上悬挂单色的画布,完成于工作室。所有可能分散注意力的细节都被排除了,从而创造一种中性的空间语言,让视觉焦点完全注意到主体上。也正是因为这样,画面的透视和比例关系也被消除了,物体的力量感也被大大强化了。尽管从某种意义上看,她的作品以直率和不加掩饰的方式呈现出来,有点类似当年的波普艺术,但是她的处理方式远远超越了单一平面的波普艺术,也超越了波普艺术的60年代。或者,作品的某种构成空间有点类似于抽象艺术,然而其生物形态的构成样式又让人联想到托尼·史密斯的雕塑。

当然,流行文化的解构并非是她的最终目的,她只是需要面对这一现象。她的兴趣也许在这些流行文化中所潜伏的东西,尤其是寻找年轻一代的行为解码,寻找一种哲学的入口。其中许多物体表面上的相似性,正是她强化对立统一法则的巧妙之处。

是否可以这样说,贝林作品中的人物或者静物,既有相似的连贯性,又有对立的冲突性。它们之间相互补充又相互排斥。贝林通过她的照相机,将这一切都转换成雕塑般的构成,成为一种类型的偶像。在这样的过程中,价值观也就发生了转换。肖像失去了人格力量,而静物却似乎获得了生命。所有的一切都被赋予的附加的价值和额外的空间纬度,真实的生活和虚拟的生活有可能相互关联,并且是在一个几乎相似的水准上。更重要的是,镜头中的所有的一切,看上去令人震惊,或者还会令人感动。

由此看来,流行文化的确让人乐观和充满活力,也是对抗专制主义的一帖良药。反过来,贝林的图像也从某种意义上大大影响了流行文化的意味。贝林的视觉力量无所不在,然而实际上她却没有超越任何道德的限制。人类的记忆原本就是交杂着强大的力量感和脆弱的失忆感,贝林则以其雕塑般的混杂记忆进入了博物馆。

 

给大家拜个早年,牛年牛运!

春节外出,不能届时给大家拜年和回复,就先拜了。

2009年,或许是一个艰难的年,但我们团结起来一定可以战胜困难,让牛年还牛。

下面转载一个材料,望大家勤勉为之:

如果你能看到,请你帮我一起转,转到全中国

下面有资助的信息,可以参考的.这不是普通的关怀与被关怀问题也不是你我的问题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是民生问题

关于捐衣 & 邮寄流程:

1)家里收拾出不再穿的旧衣包鞋书等等(内衣啦、破洞很大啦建议自裁拖地)。2)敬请清洗干净(能用消毒液浸泡一下最好),晒干。--这一点,是对对方的尊重与负责,还希望好心的朋友们能不嫌麻烦地做一下啦。3)装袋--在邮局有邮寄包裹专用的纸箱,但比较贵,最小的都要花8、9元钱。因此我们建议大家自找纸箱或不透明的布袋(米袋、面粉袋,自己用布缝一个布袋都可以,比较节约),最好先把衣物先分装进塑料袋再装进纸箱或布袋,因为这样可以避免衣物在邮寄过程中被雨水淋湿。注意:此时不要把纸箱或袋子封口,因为邮局要查看里面的东西。4)扛到邮政局。5)购买包裹单,5毛,包裹单要绿色的,最便宜又实用(邮局人员往往会问你要寄快件还是普通包裹,寄快件不实用费用也高),用力填上地址。6)把袋子封好(邮局会有针线提供缝袋子封口),写上地址。7)可以选择保价,1元可保100元的东东。8)寄吧!看目的地的远近,每公斤收费是2块-4块钱。

公路货运程序:1.整理出干净的旧衣服,鞋,书,包等等你们不再需要的物资,洗净晒干(最好用消毒水浸泡后再清洁)。2.找个塑料袋将衣服装好(用塑料袋先装一下是为了防水,衣服多的请多用几个)。3.自己找个纸箱子(个人觉得用纸箱子比用布袋结实),把衣物装箱,用胶带封好。4.打电话或亲自到货运公司(快递公司)询问好价格,一般规格的箱子运费大抵都在2、30元左右,因城市不同或有差异,可以自己送过去,也可以让货运公司上门取。5.填写托运单子,付钱(也付出了您的爱心)。注意:1.请尽量邮寄素净点的衣物,适合农村生活的。不要太时髦,不要裙子,不要吊带等2.御寒衣物为主,尽量少寄夏天的衣服。如果有棉被,床单等也需要。3.具体可以是:棉衣、羽绒服、绒衣、毛衣、外套棉纱衣裤、保暖内衣、衬衣、长袖T恤 棉裤、毛裤、绒裤、牛仔裤、长裤棉鞋、旅游鞋、休闲鞋、袜子围巾......

4.衣物请不要有破洞,不要有明显的污渍,扣子、拉链、鞋带必须完整无缺,贫困山区买这些服装配件也很困难的。5.如果是旧衣物,请消毒清洗干净后晒干(消毒用威露士,84等消毒液浸泡十五分钟照常清洗即可)。6.如果您有书籍要捐,请选择内容积极向上健康的读物。中外名著、科技图书、识字卡片、儿童故事书、少儿科普书籍、童话、字典(包括新华字典、成语字典、歇后语字典、汉藏字典、英汉字典)等工具书都可以。请勿将渲染迷信、暴力、色情的书送去,时尚杂志也不要。另外,西部省区的教材和教辅书与内地不同,内地的送去也没有用处。7.文具、棋类、体育用品、玩具等都可以寄去(请附上使用说明书;上述物品如果不是新的,请清洗消毒后再寄)。8.都是农村偏远山区,好多地方是快递公司到不了的,建议用邮局的普通包裹!

-------------------------------------------------西藏拉萨市林廓北路拉萨中学对面雪域幸福茶馆(德吉孤儿院需要:6-11岁孩子的鞋子、衣服邮编:850000地址:西藏拉萨市林廓北路拉萨中学对面雪域幸福茶馆(德吉孤儿院)  联系人:达珍院长收联系电话:0891-6862710  13989010358---------------------------------------------------------------四川阿坝州阿坝县藏文中学,及附近贫困群众需要:不限大人小孩,所有旧衣物[FS:PAGE]邮编:624000地址:四川阿坝州阿坝县藏文中学联系人:确旦老师EMAIL:chokdan@hotmailcom---------------------------------------------------------------甘肃省会宁县杨集乡邢坪村石岔社--会宁是全国有名的状元县,却也是非常贫困的地区,希望大家能帮助那些没有其他生活来源的村民们!需要:不限大人小孩,衣服、床单、被套之类,贫困村民能用的一切衣服物品邮编:743200地址:甘肃省会宁县杨集乡邢坪村石岔社收件人:杨永华---------------------------------------------------------------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柳岔村下队社需要:不限大人小孩,衣服、床单、被套之类邮政编码:730713邮寄地址: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柳岔村下队社收件人:张进勤(收)邮政编码:730713邮寄地址: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中心校收件人:刘承祥老师或王军强老师(收)转张进勤---------------------------------------------------------------甘肃省会宁县杨集乡邢坪村石岔社柳岔小学需要:学习用具,笔,本,课外书,小学生工具书(如新华字典),或者乡村教师能用的汉英词典,英语学习磁带,旧电脑等等有意义的东西。邮政编码:730713邮政地址: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柳岔小学(收)或者: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中心校刘承祥老师(收)转柳岔小学或者:甘肃省会宁县老君坡乡中心校王军强老师(收)转柳岔小学---------------------------------------------------------------贵州省从江县丙妹镇岜沙小学需要:小学生的衣服,鞋子,文具,书籍,书包等及家长的衣物(有捐助小学生衣服的可附带一些成人的衣服)邮编:557400地址:贵州省从江县丙妹镇岜沙小学联系人:李霞(支教老师)邮箱:http://cn.mc152.mail.yahoo.com/mc/compose?to=fly-89@163.com---------------------------------------------------------------请帮助四川姑纳村的藏族农牧民生活在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县小姓乡姑纳村的藏族农牧民很多人一生也没有走出过大山,虽然,他们享受着城市里难以享受到的新鲜空气和灿烂阳光,但是,他们也经历着太多的磨难:大山里土地异常贫瘠,气候寒冷粮食产量很低,因为交通不便(到县城近100公里),也少有人出外打工闯世界。全村近100户村民,竟然有60%是贫困户,10%生活困难,过着居无安,食无饱的日子,他们特别需要我们的帮助和援助!为了弘扬中华民族扶贫济困的传统美德,帮助他们早日解困,阿坝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民族研究所建立了一个小小的爱心捐助站,是募集捐助物品的窗口,为需要物品捐助与捐助物品者之间搭建了一个传递平台。捐助站现已经建立,但是目前最大的困难是欠缺物品供应。为此,爱心驿站特向社会各界求助支持、求助赞助和援助。各界仁人志士及企、事业单位领导,让我们一起联起手来吧,为我们尽一份心就能换来别人一个幸福的微笑,我们献一份爱就能换来别人一个甜蜜的美梦,我们出一份力就能给别人一个幸福的家庭,值得!

需要:任何适合农村生活用的一切物资邮编:623300地址:四川汶川县阿坝师专民族研究所联系人:贡波扎西电话:13568788200---------------------------------------------------------------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中区卫生院需要:不限,任何适合农村生活用的一切物资邮编:627350地址: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中区卫生院姓名:冯丹---------------------------------------------------------------嘎曲卡瓦爱心助学驿站需要:课外读物、文具、体育用品、比较厚的外套、毛衣等可以御寒的衣物。地址:四川省阿坝州红原县宣传部姓名:贡波华清(收)邮政编码:624400---------------------------------------------------------------云南省凤庆县三岔河中学图书室--云南大山深处的贫穷孩子,需要旧衣物图书(此地址可接[FS:PAGE]受货运)需要:不限大人小孩,衣物,图书,文具等,大量需要图书联系地址:云南省凤庆县三岔河中学图书室邮编:675905联系人:李言电话:0883-4870187QQ:107082696(爱心图书室)E-mail:http://cn.mc152.mail.yahoo.com/mc/compose?to=107082696@163.com---------------------------------------------------------------广西隆安县屏山乡人民--广西隆安县屏山乡"爱心之家"大量接收衣物图书等物质需要:不限大人小孩,衣物,图书等,特别是小孩子的衣物更需要,还有鞋子之类的,如果可能的话,还需要什么饼干、面条之类的接收地址:广西隆安县屏山乡人民黄秀明收邮编:532715联系人:隆安志愿者:黄秀明网名:璐曦电话:13978181296QQ:24929061邮箱:http://cn.mc152.mail.yahoo.com/mc/compose?to=huangxiuming521@tom.com---------------------------------------------------------------甘肃省民乐县的中小学生需要:6到16岁中小学生衣物,书籍,文具等邮编:734500地址:甘肃省民乐县民政局联系人:李浩学联系电话:0936-442134913919741982邮编:734500地址:甘肃省民乐县团委"西部计划管理项目办公室"联系人:马小强联系电话:0936-442154313919741978---------------------------------------------------------------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县鲁掌镇泸水一中需要:初高中学生衣物,书籍,文具等邮编:673100地址:云南省怒江州泸水县泸水一中办公室联系人:王金云---------------------------------------------------------------四川省阿坝州若尔盖县降扎乡中心小学需要:小学生衣物,书籍,文具等邮编:624502地址:四川省阿坝州若尔盖县降扎乡中心小学联系人:罗介主任收---------------------------------------------------------------甘肃省定西市,那里的孩子需要衣服和书籍!需要:不限大人小孩的衣物,学生的书籍,文具,书包等邮编:743000地址:甘肃省定西市团委电话:0932-8216247不用写收件人,直接寄到团委就可以了此地址接受公路货运,快递公司,铁路货运通过公路货运、快递公司的要写上团委的电话,货运公司、快递公司可以通知团委取货;铁路货运要找能到定西站的班次火车托运,不然会把货物运到兰州去的---------------------------------------------------------------云南怒江贡山县自然保护局云南怒江有个叫丙中洛的地方,当地民族主要是怒族,那里居民生活的区域是海拔1700米,虽然环境优美,但是那里由于地处祖国的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当地农民还是那么的贫穷。许多村民在寒冷的冬天还是单衣遮寒。需要:不限大人小孩,贫困村民能用的一切衣服物品邮编:673500地址:云南怒江贡山县自然保护局联系人:和正军联系电话;0886-3513288E--mail是:http://cn.mc152.mail.yahoo.com/mc/compose?to=piaxy9@yahoo.com.cn---------------------------------------------------------------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得石中心校需要:6-14岁孩子的衣服,鞋子,书籍,学习用品地址: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得石中心校    邮政编码:617213学校电话:0812-8120523联系人:周在玉(校长)周勇(副校长)---------------------------------------------------------------北京太阳村的孩子需要救助,只要是孩子的衣服鞋都可以那里大概有100多名孩子,小的有1岁的,大的有18岁,需要衣服,书籍,周六日可以去做义工。北京的朋友可以就近捐助。确认这个地址接受捐助!需要:1-18岁孩子的衣服,鞋子,书籍地址:北京市顺义区赵全营镇板桥村收件人:太阳村或儿童村都行邮编:101300主任:张淑琴执行副主任:千鸿电话:010-60443523(含传真)60443757邮箱:http://cn.mc152.mail.yahoo.com/mc/compose?to=ertongcun@163.com网址:http://www.ertongcun.com/[FS:PAGE]---------------------------------------------------------------青海省称多县老干部局。您家有旧衣服吗?请帮助藏地的孤儿们需要:7-16岁儿童秋冬衣物地址:青海省称多县老干部局邮政编码:815100联系人:卓德收电话:0976---8861865---------------------------------------------------------------浙江建德寿昌西湖山背4号育英文化学校需要:17岁左右的学生御寒的衣服,鞋子,书籍,学习用品。潘老师班上有60个男的160个女的,所以女孩的衣服要求多些.地址:浙江建德寿昌西湖山背4号育英文化学校邮编:311612联系人:潘为民电话:0571-64562255---------------------------------------------------------------请帮助拉萨当雄小学的学生需要物资:不限大人小孩,学生和牧民的衣服,以冬天御寒为主联系地址:西藏拉萨市当雄县龙仁乡邮编:851500联系人:巴桑收他的手机:13638980103(乡里没有信号,只有每周未他回到县城才有信号,寄出后可发短信。)乡电话:0891-6584010 (卫星电话,视天气情况有时信号不好)---------------------------------------------------------------广西东兰助学点需要大量文具图书及小学生的衣物需要:文具,图书等,小学生的衣服地址: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东兰县团委办公室邮编:547400联系人:韦兴昌---------------------------------------------------------------四川省松潘县藏文中学需要:适合中学生的衣服,校服、运动服、运动鞋之类(裙子之类不要了),还有就是需要课外读物和学习用品,比如学习磁带,文体用品都可以的邮编:623300地址:四川省松潘县藏文中学姓名:吴穷老师---------------------------------------------------------------贵州省大方县猫场镇邮电所陈慧转晨曦小学全体同学邮编:551604---------------------------------------------------------------云南省大关县吉利镇中心校办公室转瓦房小学全体学生邮编:657409---------------------------------------------------------------云南省大关县吉利镇黄荆村瓦房小学全体同学(收)邮编:657409同一片蓝天下,他们没有理由遭受贫穷的压迫;同一片土地上,我们谁也没有理由熟视无睹;

在90年代的创作中,又多了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那就是所谓的“个人化写作”。陈染、林白等作家经常因“个人化”而被提及,后来的朱文等人也被归入“个人化写作”的行列。总之,“个人化”的人越来越多了,对整个文学界的影响也愈来愈广泛。然而当我们“细读”这些作品后,都又不无遗憾地发现:它们还缺乏一种真正属于“个人化”的“声音”,充其量不过是在故事内容方面的“隐私化”而已。

一种真正属于“个人化”的创作,应该不仅仅停留在述说隐私上,而且要提供“个人化”的思想资源和“个人化”的生命体验,并通过一套具有“个人化”特征的符码系统,来真正传达具有“个人化”的声音。说得更高一些,就是一种特立独行的精神,是人格真正独立思想真正自由的体现。唯其如此,才能超越那些类同化和公式化的东西。

然而出现在90年代的“个人化写作”显然未能做到这些。

我们还都记得,80年代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热”、“潮”及作家的文本策略都有着趋同化的倾向。比如改革小说热时都写改革,文化小说热时便都“寻根”,发现了马尔克斯后又都着了“魔”,性文学热时,又都写性,而且把“性”神秘化、宏大化、图腾化、仿佛“性”成了能振兴中国文化的一剂春药……许多作家还不时借用“他者”的“声音”来讲自己的话,仿佛是在外国的文本上做描红。至90年代的“个人化写作”,也未能摆脱“失语”而真正找到自己的“声音”,而越来越显现出趋同的非个人化趋向,大有形成新的类同化、公式化之势,这实在是一个微妙的反讽。

所谓“个人化叙事”,是针对“宏大叙事”相对而言的,主要在于叙事立场不同,仅从叙事方法上讲,二者并无价值上的高下之分。后现代学者之所以不懈地消解这种宏大的“元叙述”,乃是因为它长期以来居于中心,而对边缘形成压抑之故。为了便于在中国文学的语境中来讨论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将其转换为两个近似的更具中国文化色彩的概念,这就是“载道”与“言志”(虽然在叙述层上,“言志”文学有时也会采用“全知”角度,但其深层仍属“个人”的)。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价值判断上有所倾斜。“五四”时期,就曾批判封建的“载道”文学,而提倡张扬个性的“言志”文学。然而直至今日,“载道”文学仍在那里作忧国忧民状,而具有“言志”倾向的“个人化写作”却又往往玩“私”而丧“志”。

由此,我们可对90年代的“个人化写作”,有一个基本的定位:即它是具有“言志”倾向的,当代文学发展中的一个良好开端,但又因其根基薄弱,导致了非个人化倾向越来越明显。作为90年代的一道风景,会不会仅是昙花一现随即成为过眼云烟呢?实在令人堪忧!

90年代那些所谓“个人化”的小说,就如整个90年代的文学态势一样,虽说进步很大,但问题也很多。由于缺乏个人化的思想资源和个人化的艺术匠心,以及一种个人立场上的对人生对社会的终极关怀,使其看上去显得软骨、贫血且个性不足。

从文本方面去看,这些小说大都具有一个重要的文本特征,就是小说中的叙述者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叙述者在讲述故事的同时越来越乐于自我述说。如果说以往的小说在塑造人物,而今天的小说则更倾向表现自我。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但关键在于这个“我”是谁?无需去论证弗洛依德的种种假说,也无需去查找诸如郁达夫的所谓“自叙传”之类的材料,我们也知道这个“我”与作者是大有渊源的。但这并不等于说这个“我”就可以与作者之间划等号或约等号。从叙事学方面看,从作者到叙述者之间还要有个隐含作者,正是这个隐含作者“无声胜有声”地给文本注入了灵魂。他隐身于滔滔不绝的叙述者之后,操控着叙述者的叙述,并决定着对叙述者给予支持(使之成为可靠的叙述者),或是予以颠覆(使之不可信)。总之,作者与叙述者之间是有着距离的,这一距离一但消失,作品便会平面化、浅俗化、滥情化……而当我们纵览[FS:PAGE]90年代“个人化写作”时,就会发现许多作品恰恰陷入了这一误区。尤其是第一人称故事内的叙述者,如陈染、林白等小说中的“我”,一般即是小说中的主人公,这样的叙述者一般是不大“可靠”的。因为“我”是在他人的沉默中独享话语权力的,由于“自我心理防卫机制”的作用,“我”往往会美化自己扭曲事实或贬抑他人,如鲁迅小说《孔乙己》中的小伙计和《伤逝》中的涓生皆然。但鲁迅却并未真的相信这两个故事内叙述者的话,而且有意让他们在述说时露出破绽,使之“失信”于读者。这其中自有作者的一番良苦用心和幕后操作。不独西方的理论对此有种种精妙分析,中国的批评家也是目光如炬的,如脂砚斋在批注《红楼梦》时便每每指出作者的“狡猾”之处,并说:“做人要老诚,做文要狡猾”。

相形之下,90年代的作家们在叙述上反倒过于“老诚”了,总是不大明白“反讽”的妙用。“我”一开口,便“如实”招来。由于“我”之后没有了操控者,“我”便也失去了节制,不是絮絮叨叨,就是信口开河,或是自爱自怜自我陶醉……由于缺乏个人的思想资源和独具的匠心,在狭小的隐私化了的题材内,很难有更富独创精神的文本建构。往往会导入自我重复自我模仿的怪圈。

而第三人称故事内或外的叙述者,也以其叙述的声音、态度、方式等,加大了对其自身的叙述。而作者一般又将这些叙述者当作可靠的叙述者,这就使得文本“活力”大为减弱。虽然像朱文等更年轻些的作家已开始变得“狡猾”了,有时会对叙述者颠覆一下(大概从博尔赫斯那儿学来的),但一般也仅停留在故事的层面,而不涉及价值观的深层,显得造作、花哨且肤浅。有人说博尔赫斯毁了不少中国作家,其实这怪不得博尔赫斯,而是一些作家学得“走偏”了,只学会了一些故事层面里的小“狡猾”,而没搞懂文本中更深层的东西。像《交叉小径的花园》、《阿莱夫》、《南方》等,在故事之上都是有着庄严的声音的,那是对人类文明的一种独特方式的思考,是对人的终极的关怀。

作者如不能与叙述者加以分离、便无法构成两种乃至更多的声音之间的对话,无法达到“多音共鸣”的叙述效果,也就无法将自我对象化,从而加以反思。而作品中“骨力”和“智性”也就在作者与叙述者的相安无事中消失了。

博尔赫斯可不是这样看待“我”的,他的一篇作品就叫《博尔赫斯与我》。

由于文本中缺少多种声音的潜在对话,于是就只剩下了一种声音,一种单调且趋同化了的声音。这是从“个人化”走向非个人的“众人化”的一个关键。

先看那类第一人称故事内叙述的带有明显隐私化的作品。因这类作品的作者多为女性,且性别意识明显,所以又往往与女性主义文学剪不断理还乱。然而女性主义文学创作在中国尚属初级阶段的初级阶段,还只是女性意识的萌醒而已。所以作品往往是在男权的语境中讲女性的故事,其女性意识也仅仅停留在“故事层”,在故事中挖苦、嘲笑、贬抑那些“臭男人”,但却无法进入话语分析的深层,无法在话语层修辞层上来消解男权话语中心。这就好比泼妇骂街,表面上骂的是别人,但那些带有性别侮辱的言辞,又无不指涉其自身。

由于作者与叙述者的几乎重合,造成了“声音”的单调和叙述空间的狭小,又因思想资源不足和向话语深层进入的无力,致使这类作品上天无路人地无门,只能囿于自我隐私这间独身女人的卧室里辗转,其自我重复,类别雷同也就是不可避免的了。虽然有的作者才华横溢,但其作品所建构的却不是“个人”,而是一种“异类”,是“异类化”写作。我们看不出陈染的《私人生活》与林白的《一个人的战争》有多大的不同。都是用“纵向聚合式”叙述,讲一个女性的心理历程。但这种心理历程又何其相似乃尔:残破的家庭背景,敏感早熟的性格,自恋、同性恋的经历……甚至两者还都以自慰式的自我满足来结束全书。继陈染、林白之后,更多的女作家又竞相效法,使原本的“诗言志”变成了艳体的“私言情”了。在各类“隐私”泛滥,商业化炒作频仍的今天,真正的“个人”又在哪里?所谓的“个人化”,但愿不会被用来当噱头。[FS:PAGE]

  再看那些非隐私化的作品,其作者大都为青年男性,尽管也大量使用第一人称故事内叙述者,但并不一定是故事中的主人公,并且也不渲染其“隐私”色彩(我们是不会把诸如《我爱美元》之类当隐私读的)。从表面看这类作品在作者与叙述者之间拉开了很大的距离,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因为这种距离只表现在故事的层面里,而在更深的层面中都是相互认同的。由于作者的这种认同,便不能在更深的层面对这个“我”或以其他人称出现的叙述者加以颠覆和反讽,这同样造成了作品中“声音”的单调和重复,以致这类小说中的“声音”的单调和重复,以致这类小说中的“声音”都变得极为相似:总是摆出一副漫不经心玩世不恭但又似乎良知未泯的语调和叙述方式。(当然,这种“声音”是有其来历的,甚至可作为一个“原型”来加以研究。从刘心武《醒来吧,弟弟》中的弟弟到蒋子龙《赤橙黄绿青蓝紫》中的刘思佳到朱文《我爱美元》中的我。)但当这种“声音”成为唯一的“标准语调”而被大量“克隆”时,我们就不得不怀疑其是否还具有“个人”性。这一“标准语调”既是作者的“人格面具”(荣格语),又是其“理想自我”(卡伦·霍妮语),作者之所以乐于戴上它招摇贩卖的那些庸俗低档直露的白日梦成了近亲吗?

  当“个人化”成为一种外在包装时,还有多真正的“个人”可言呢?

  “个人化”写作,从“个人”出发,却走向了非个人,这实在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其实,中国作家还是有着个人化传统的,中国新文学运动之初,虽然文学担负了太多的社会使命,但还是在“救国图存”、“民主科学”等宏大命题之外,为个人留下了一定的话语空间。如鲁迅既有较宏大的《狂人日记》、《阿Q正传》等,也有较个人化的《野草》、《伤逝》、《奔月》等。周作人、郁达夫等更是身体力行倡导“言志”文学。即使后来的左翼作家如丁玲,早期也都是以个人化叙事(《沙菲女士的日记》)为主的,而后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改造,才变为《水》,变为《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式的作品,个人立场逐步丧失。在这种思想改造过程事,不唯作家的个人立场转变为集体的立场,甚至连性别特征也随之淡化了。如《青春之歌》在故事开始时,基本上是以女性的视角、女性的话语叙事的,但随着故事的展开,女主人公思想觉悟的“升华”,其女性特征也随之湮没。20世纪的中国文学经历了一个从个人的向集体的、大众的转化过程。对作家而言,这也是一个痛苦的“思想改造”过程。有人认为在这一转变过程中,带有知识分子的一种“原罪”心理,也不无道理。这种“原罪”心理在今天的作家身上是否存在?“思想改造”留下的潜影,是否还在意识深层扼制着个性的张扬?我们今天的思想,真的“解放”了吗?

  林白在《一个人的战争》后记中说:“作为一名女性写作者在主流叙事的覆盖下,还有男性叙事的覆盖(这二者有时是重叠的),这二重的覆盖,轻易就能湮没个人,我所竭力与之对抗的,就是这种覆盖和湮没。”这般话清楚地表明了“个人化写作”与主流写作的关系及其目的功利性,即这种写作也可理解为是一种策略性的对抗,而非内心的自然流露。然而在这样一种对应关系中,很难说作家的思想是澄明的、独立的和自由的。当宏大叙事形成一种类同化、公式化的东西,并长期统治文坛之后,已越来越远离文学自身了。而“个人化叙事”作为一种久违了叙述方式的出现,则是今天的文学一步步走向自由、开放、包容的产物。然而这种“个人”行之不远,即面临危机,虽然丰富了小说的创作,但却并未推动小说的发展,这不能不说是思想还没有得到真正解放的结果。

  “个人化”的出路,并不完全在技术上,而更在思想的高度上。只有思想上的独树一帜,才能真正地避免作品的趋同化。然而今天聪明的作家太多,天才的作家太少,除学会了玩弄些花里胡哨的技巧,尚缺乏一种人格的力量,缺少一种特立独行的大家风度。缺少一种更为深层更为隐性更为庄严的声音——良知的关照、终极的关怀;说到底,是知识分子人文精神的遮蔽与缺席。[FS:PAGE]

这就是他们文本中“声音”单一的深层原因所在。

瓦莱丽·贝林(Valerie Belin)1964年出生于法国的布伦,如今生活和工作于巴黎。最近她举办的一个摄影回顾展,展示了这位法国女摄影家17年创作的心路历程。她的全部作品包含了大约20个系列,每一个系列至少由两幅组成,但是不会超过12幅。这些系列的主要画面大多由纯粹的、高反差的黑白画面组成,只有近年来的三组是彩色的。这些系列不外乎由肖像或静物构成,相互之间有着内在的结构关联,而且是一种变异的过程。她的作品也许难以归入哪一种流派,也很难进入传统的题材分类。她的目的也许很特殊,但是对百科全书的编撰者来说更是一种挑战。这样一种连续性的变异过程,任何一种审美法则也难以界定。如果仔细审视这样一类交错于人物肖像和静物构成之间的特殊类型,可以注意到在细节上的微妙区别,尤其是从一开始所带来的随意性和主观上的独断专横。从视觉的立场考虑,这一连串的视觉构成可以用壮观来评述,甚至还可以通过科学的视点加以论证。当然,摄影家也许喜欢将这样一些独立的构成放在它们的社会环境中加以评价,因此就和那些以审美构成的表现空间大相径庭,而且让西方艺术词典中的界定无所适从。

贝林的作品同时也证明了那些日常生活中被我们眼睛所忽略的东西完全可以强化成新的媒介,而且在不同的类型之间(奢侈和世俗)找到了新的平衡,并且释放出原子般的能量,关联了文化和自然。比如,那些闪闪发亮的隆起的肌肉,似乎折射出一种荒谬的结局。还有迈克尔·杰克逊介乎于男性和女性之间的细节差异,强调的是他实际意义上的脸部的缺席。

然而所有这些系列中有着强烈的张力,尤其是出现在活着的模特儿和服装模特儿之间。另一方面,出现了带有戏谑成分的、明显琐碎的物体如哈巴狗、马铃薯片以及水果篮等等。关键是摄影家抓住了这一切所产生的真实性和现实的疏远感。她的作品首先看上去是以壮观的方式推出各种类型的日常消费品,同时又平衡了生物和无生命力物体之间的冲突,并且将生死之间的意义推向了极端,构成了纪念碑的巨大力量,却又让人隐隐地感到忧虑和不安。

本文由大红鹰高手资料发布于摄影拍摄,转载请注明出处:贝林镜头中对流行文化的解构(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