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专区 2019-07-17 19: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红鹰高手资料 > 情感专区 > 正文

把幻想丢失了应该就不是他阿贵了,自己却还是

还记得,高中时读过鲁迅先生写的《阿Q正传》。读后只是模棱两可,无法理解。昨天看了以此为名的电影,感慨良多。想为他正名,可胸中笔墨甚少,只得作罢。故写此评论一发心中之牢骚。

我真的很普通,到人群里绕过一周便可化为乌有。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还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我相信自己能够带给你幸福。并在某一个时刻,暗自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带给你幸福。

我所要写的内容,和一个非常美丽的词有关——爱情。

我们拥有童年,因为我们要成长。而我拥有童年,是因为珍藏了曾经的记忆——童年的记忆。它有花开,有蝉鸣,有落黄还有雪墙。

人生大抵如此,我们都是阿Q,只是曾经抑或将来。时间终将验明我们的正身!以前你所听到的、看到的,都有可能在你以后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以至于你毫无防备,吓了一跳。命运似乎是很奇怪的东西,但好在它也守着一定的规则。就如同我们谁也无法摆脱掉地球引力一样。阿Q非阿Q,真名叫阿贵。太过于穷困潦倒,无依无靠,村民们给他取了个这么不相称的名字。形容阿贵的词太多了,应该够拉两辆车了。

你让我不要爱上你,你说自己这也不好那也不好。可是我却觉得这些并不能掩盖住你的婉约、你的善良、你的善解人意。不知道从那天开始,你离我越来越远。这一天我才知道,我不是那个你想要带给你幸福的人。

——题记

花开日暖,我住在那藏于油菜花海的奶奶家,那里的温度像是整日都是暖风拂面的,而我也喜欢看着那山泥路上的小花一天天的长高,随后在某一天突然开放。我依旧记得在那段日子里,我总是把新开出来的小野花摘在手里,然后对着镜子一朵一朵的插在头上,感觉像是刚掉进花海里才爬上岸,奶奶看见我也笑,爷爷看见我也笑,就连隔壁邻家的大哥哥看了也不禁露出他那白白的牙齿,傻笑了好一会儿。而我则是疯跑在油菜花田的小路上,一直到了黄昏,但温度却一直没变,暖暖的,仿佛把我头上的花朵都吹开了,飘出一阵淡香。

纵观他的一生,常常衣衫褴褛示人,低声下气的苟活,自己整天游手好闲、好吃懒做的,最爱幻想,把幻想丢失了应该就不是他阿贵了。但招人,既非招人喜欢,而是招人厌恶。这也足以说明还是有人理他的。大概都是嘲笑他的人,孩童尚且如此,更何况大人呢?但这似乎并不妨碍阿贵的快乐、无忧的生活节奏。

你让我将你忘了,你可知道爱上你需要时间,忘记你何尝不需要。要忘记你,需要很多条件。首先,我认识了另外一个比你好的女孩。其次,她要喜欢上我。这些都是要看缘分,需要时间的。最后,我也得爱上她。

说到爱情,何为经典、什么样的爱情才最令你感动?是双宿双飞化蝶追随的梁祝?还是泰坦尼克上我心永恒的JACK、ROUSE?是许汉文白素贞的千年一回?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生死悲歌?又或者,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倾城之恋。

荷清蝉鸣,那时还是在夜晚了。夏天的夜晚总是在天空里洒满星星的光,然后照满爷爷经常去捞鱼的小池塘,我坐在葫芦藤绕满的小亭下,拿着大大的蒲叶扇,扇走夏夜的闷热与蚊虫,吹来阵阵池塘边的芦苇荡的清香。横躺在凉席上,听着爷爷用了十年的老收音机,渐渐入了梦乡。耳边仿佛还有虫鸣蛙叫,夜空的星光仿佛还在闪烁明亮,那幽静安详的梦里有着甜甜的西瓜与凉凉的夜风,在我的身旁,是高大茂密的桑树,爬满了年旧的藤花。

他甚至觉得未来,有奔头儿的。傻呵呵地阿贵最后因为嚷着闹革命被地主利用,成了替死鬼。阿贵是有文明意识的文盲底层小人物。也许他无法辨识对与错,但他懂的好与坏。这就是无知但善良的单纯民国民众。他的正义远胜于那些喊着驱除鞑虏争民权的豪绅地主!它被人头落地的一瞬间,一个生命结束了,而一个民族将要屹立!我想他死后,没人为他哭丧,有人给他收尸就不错了。

在我爱上别人之前,这一秒我还是爱你的。你口口声声的说等待没有意义,可是你自己却无可救药的相信着,等待着。我知道你有你所向往的爱情,认为自己就应该为了那个人一直爱下去,即使他已经不爱你了。我们太像了,连爱情观都一样,都是那样执着。也许正是因为太像了,所以才产生了排斥。

对于这些,我只想说——“NONONO”!在本人看来,最令我感动的爱情,莫过于父亲母亲的怨而不悔、嫌而不弃、爱而不言——总把关心摆出一副臭脸,总借骂名说出许多叮嘱。

秋落叶黄,山丘下,满眼放去,翻涌着金色的波浪。高大的机器在这波浪里像是远航的船只,慢慢的,慢慢的远去。我拎着竹篮,在阡陌道上,快乐的奔跑,时不时呼喊几句,那是丰收的喜悦在胸腔释放!到了中午,收耕的农民们集聚在一起,我打开手里的竹篮,那里面整齐的摆放着茶水与食物。我拿起竹篮里的大碗,再拿出奶奶早晨泡好的清茶,水倒入大碗里发出清脆的潺潺声,犹如山林里的小溪上面漂浮着山上山茶花的叶子。但是奶奶家的秋天不是单调的,它有无数种颜色。乘着大家休息的时间,我和大黄去了田间。那里,连空气,土地都弥散出美丽的味道。白色的棉花发出甜甜的味道,红色的番茄发出酸甜的味道,橙色的柿子发出腻腻的味道,大黄和我相伴在田间穿梭欢笑,在这交纵普通的田野开出了七彩的花。

人生混到这种地步,也着实达到了一定境地。阿贵是九十年前的中国社会的速写,近一百年后,我们的社会依然充斥着阿贵式的人。这不能说中国社会没有进步,应该是人的劣根性没有铲除。也不可能被铲除!小时候,村里也有几个那么阿贵式的人。无所事事,还爱搞点儿破事,以此来哗众取宠。他们也成功的深入了村民的心坎,成了村民们谈论的对象。以此讨笑,并乐此不疲。阿贵们看到了,也加入了欢笑的行列。

可是我们都是执着的人,即使对方不爱自己,自己却还是执着的爱着。就这样我们彼此互相伤害着。聊天的时候,你总是说快找个女朋友吧!感觉我就是个多余的人。曾经是你许我快乐,现在你却带给我伤害。我不想因为这个问题,让我头上的白发再多三千。我只是爱你,你不爱我这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一再强调。在这里我只是想请你不要剥夺我爱你的权力,毕竟爱本没有错。

母亲总怨父亲穷,怨父亲没能给自己一个人人羡慕的婚礼,做不了一天的公主;没能在自己十月怀胎时端汤送水的服侍,当不了一年的皇后;更怨父亲没能有份轻松高薪的工作,带累她整日辛苦劳作,让衰老的速度比时间还无情。

冬白雪落,人们穿上了厚厚的冬袄,连后山也穿上了白色的袄子。时间过得快,当我再一睁眼,天地间都成白宇。房子里的窗上结了一层冰花,透明的,用手摸上去,冰冰凉凉。我还未来得及穿上衣裳,便裹了件外套跑出去,山上,山下,全是白色的雪精灵。门口的大黄见我出来了,高兴地喊叫跳跃,仿佛也喜欢这漫天的雪景。我用手接着一片雪花,很快又被我的体温融化,北风渐渐吹来,吹着我的身体,让我立马颤立的跑到家中,好好的暖了暖。到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这雪下了一夜,已经积了很厚,把脚踩在上面,会陷出一个又大又厚的脚印,走了一路上,我和大黄的脚印一前一后,一左一右,悄悄地融化在那日的夕阳下……

本文由大红鹰高手资料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把幻想丢失了应该就不是他阿贵了,自己却还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