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专区 2019-07-17 19: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红鹰高手资料 > 情感专区 > 正文

血管里的血翻腾迸沸,为了心中的鼓浪屿

美好的字眼总会弥漫着陌生的味道,分秒间就轻易的烙下烟花易冷,岁月蹉跎的印记,深入骨髓。往往认为会一辈子的东西,更会在霎那间便不在身边。

一径花香,墨成殇。一行心雨,泪发烫。冬去春来,恍若梦,世间几回巧相逢。魂牵梦萦,百转千回,明知相思无法回头,幽夜,情难枕。心头雨淋淋,谁怜痴心人,谁惜一往情深。长夜幽幽情难枕,月色如殇不归人。花自飘零心雨深,繁华落幕泪涔涔。

刺血为墨,析骨为笔。棘心刺骨,刻骨疚心。

不少已经有心想让自己的生活静下来、慢下来的人,有时也会希望自己最好有能力悠闲于一座慢城之中,静静地享受不需要计较时间的清逸日子。的确,欲慢之人并不一定都有实力可以轻易乔迁向往之都的。比如生活在北京、上海、广州等相对节奏比较快些城市的人,真要让他们去厦门、成都,或是大理那样的城市定居,难度也是蛮大的。

那个曾经说过你能许天长我变给得起相随的人一转眼却已成陌生人。那时阳光依旧,那时至善至美,随着轮回慢慢散尽,这是青春,但亦有美好。岁月一个转身,从一个陌生到一个熟悉,再从一个熟悉到另一个陌生,直至一场场的散场,或美或不美,在这散场的酸甜苦痛的稚气里幻想慢慢褪去。

莫道红尘无有痴情人,只因云深红颜隐。莫道浮生能有几多春,心雨飘落凤凰吟。莫道孟婆汤碗绝情毒,此生以赋相思引。莫道彼岸断肠血化魂,菩提树下以葬心。

如得了神运,似奉了符咒。凡子凡心,听闻:松梢露坠,风叶亲吻。天灵叹息,恬美静和。尽尝,个中况味。萦念,苍天荣光。

很久以前去过厦门,一圈兜下来,留给我印象最深的,当然要数鼓浪屿了。只要你去过这个不通汽车的小岛,那么,今生若想将之遗忘,那一定和西天导师的召唤是同步的了。闲逛在安静的街巷,领略那风格迥异的各式建筑之风味,穿上泳衣在清澈的海水中跟鱼同行……那相对而言的慢城气质,会不经意间停留在了记忆的深处。

有时,人是会短路的高级动物,拥有会厌倦,失去会回首。得到的很多,失去的也不少,一直都希望及早的抵达安详的心灵。异常向往纯真的东西,诸如一场漫无目的旅行,诸如一场无关生死的离别,诸如午后慵懒的小猫小狗,满满的踏实感。

——题记

血管里的血翻腾迸沸。白昼未尝没有,偏听不见。夜静加倍清晰,打入耳鼓。黑夜是声色的世界。

七年前,曾因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令我一口气驾车开了九百六十公里的路程去到那桃花源。可离开时,我却很固执地想到了鼓浪屿,觉得还是那儿更令我留恋。也许我不是一个过分贪心的人,心中的好感,宛同对待心中的爱人一样,那只能是唯一的。也许,为了厦门,为了心中的鼓浪屿,尽管有时成都和大理这样的名字,也时常会在我耳畔响起,但我至今还未曾与它们谋过面。总以为,若美丽依然保持在完整的状况下,那么,新的追求,实在是过分奢侈的。

生命中很多东西会在不经意间破碎散去,在你还没来得急打一个招呼,给一个微笑。因为害怕,所以让自己习惯性淡漠,习惯性只相信自己,不随便把自己托付,总信着自己是自己的导演者,别人的戏份,无须去导演。

春色是眼眸里一丝暖,一处柳烟,写在素笺上,淡墨清点,不媚不艳。不管燕子回来几只,不看究竟花开几朵,还是四月是否会飞雪倒春寒。都把细细碎碎的念想,镌刻在心底,临摹成一阕清词,慢慢回忆!倘若哪一日颔首低眉,盈盈浅笑,便是思绪飘向了远方的你。

芒履踏入林间小径。屣痕印沙,拖长在夕阳光里。洪泉响于几席,松影绿在屋檐。

在以数字和速度为衡量指标的今天,我却一直在关注“慢”这种生活方式。我想说的是,慢生活不是支持懒惰,放慢速度不是拖延时间,而是一种健康的生活态度,一种对人生的高度自信。“慢”同时也是一种回归自然、平衡和谐的意境。若我们能做到让生活慢下来,让心静下来,那我们就拥有了操纵愉悦的能力。

活在自己的小时界里,不相信生活里会有唯一。太多的时候,我们更愿相信生活中的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生活耍得团团转,被世俗抛弃,冷暖只有自知。其实不然,是我们的不愿接受伤我们最多。

留下一池涟漪,在心湖轻轻荡漾、浅浅回忆,也是一种完满,迎合着那柔柔的春光扑捉一点灵动的气息。于是打开好久不敢看的那些关于你的文字,细细回忆,曾经暖暖的相依。两两相望,却隔在烟水依依的红尘两岸,于是,百感交集,瞬间汹涌如潮汐,眼酸酸的,泪已经决堤。我无法操控心湖的风风雨雨,

清幽绝俗,碎光流动。周遭幽籁,清超旷远。萧萧寥寥,飕飕瑟瑟。静琮曲调,齐鸣竞奏。如风水激越,似春蚕食叶。

不久前,很静心地读了韩少功的《山居心情》。我读得非常慢,当读到一些很心仪的句子时,我有一种身临其境之感。韩少功在描写月夜时说:“月亮是别在乡村的一枚徽章。禾苗上飘摇的月光,溪流上跳动的月光,树林剪影里随着你前行而同步轻移的月光,还有月光牵动着的虫鸣和蛙鸣,无时不在乡里人心头烙上时间感觉”。不过,自豪的韩大作家却武断地认为,城里人是无缘一睹如此之美的月光的。

我们总是在努力的自我充实,努力的筹划未来,努力的给家人减负,努力的相抵达理想那条街。可是最后会发现有好多东西都是这样么的难,要踏入那条街是一辈子而不是一阵子的事。可一辈子又太长,怕会变质,谁也保证不了。那既然承若不了又怎可多言。

只能由它风浪迭起,汹涌桎梏。才明白,我只是把那段感情加了封印,根本无法忘记。而后,我再不敢轻启,我把思绪转移,静静地看着窗前的那串风铃,悠悠的摇摆,发出叮当的声响。我便枕着暖暖的三寸日光,任时光流淌。醒着或是睡去,都是春风轻拂素颜,浅香溢。一抹晚春景,半阙薄凉忆。今夜,我站在窗前凝望远处的灯火。因为下过雨,一切都很寂静,灯火阑珊处隐去了喧嚣,嘈杂,沉寂迷醉的黑夜。

凭牖一窥,灵眼忽开:窥见创造的神秘,颤动不绝的生命。打破涅盘的空寂,见证基督的博爱。恭敬圣心,气焰顿消。赤足屣白刃,浃骨沦肌。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像韩少功那样,在他自己依山傍水的山村故乡生活。虽说那也时常是我的渴慕,但那对我来说,成本实在是有点儿高的。事实上,当我的心掠过了大都市的喧嚣后,一样也是可以在无限的静谧中,在城市河流夜晚的桥之中央,感受“月亮是别在城市的一枚徽章”之意境的。慢与静的品质从不奢华,只要静沉心底,就能吮吸到慢乐润泽的芬芳甘露。

生活,像是飘在空中的泡沫,应该珍惜每缕阳光,每份感动与微笑。好的东西总是会在一回眸间变不复存在,所以,要尽量的去原谅每一个谎言,要尽量的去原谅每一个离开你的人,不管是因为爱还是因为不爱,更要记得享受每一个午后,不然时间太短,最后怕会来不及。

高山流水收敛了光华,月亮也没了踪影,袖手旁观这寂寥无声。花和树都倦怠了呼吸,沉沉的睡去。这样的红尘,是不是比嫦娥独守的广寒宫还要冰冷?你,一个人离开这么久,劳碌奔波,颠沛流离,累了,可有人问起?回来,可有人在等你?痛了,可有人会疼惜?在忽暗忽明的夜幕里,你一个人孤单的影子,会浮现在我眼里,只一瞬,便模糊了视线。在这忧伤的春色里,你可在闲暇的时光里想起我的模样?我是雨雾萦绕的呼吸,等你靠近,赠你春色迷离。

一片童心,一双笑靥。披露一片慈心,蔼然爱慕,张开一双手臂,揽拥括尽:母爱天下,福佑苍生。世间数字计尽?尺度可测所量?所触的一切尽发难以名状之柔蜜情意。顿涌起感恩之泪,充满类似虚荣的骄傲。

文章写到此处,随意翻阅了一下当日的报纸。令我惊喜的是,有一则图片新闻,刚巧报道的是:江苏省高淳县“桠溪镇”生态之旅被世界慢城组织正式授予“国际慢城”的称号,这是中国首个国际慢城。这项授予源自去年十一月份在苏格兰举行的国际慢城会议。所谓“慢城”是指建立一种放慢生活节奏的城市形态。真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山村乡镇,因它的“慢”姿,而一举夺得国内首个“慢城”的风雅称号。

本文由大红鹰高手资料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血管里的血翻腾迸沸,为了心中的鼓浪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