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专区 2019-07-17 19: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红鹰高手资料 > 情感专区 > 正文

欲去缚落单人的背影,三毛把各门功课

数学课上的致命受辱

艰难地写出这个题目后,只觉心头一阵疼痛,眼眶瞬间盈满泪水,竟托着腮呆呆地愣住了,心中的千言万语不知该从何说起……轻啜着醇香芬芳的咖啡,看着窗外阴沉迷蒙的天空,思绪不仅飘到三毛的魂灵永远安详栖息的所在地,萧索荒凉、寥廓悲情的撒哈拉大沙漠,耳边好像响起伊人的娓娓倾诉:“早晨的沙漠,像被水洗过了似的干净,天空是碧蓝的,没有一丝云彩,温柔的沙丘不断地铺展到视线所能及的极限。在这种时候的沙地,总是我联想起一个巨大沉睡女人的胴体,好似还带着轻微的呼吸在起伏着,那么安详沉静而深厚的美丽,真是令人近乎疼痛地感动着……”

又是一个静夜,白灯照得此地如昼,杲日投下得亮影是那一尾长发堆垒的麻团。我在临窗的桌上书写,顺带冷瞧一瞧窗外黑寂,却被窗的反射成见,为此地的徐影。冷窗如镜,偶照同学旧影。那低头的哀悼者,必是瞌睡圈养的奴隶,那昂首观前的蠢夫定是无事可做的闲人。

我坐在教室里痴迷地望着你的长发,那么软,那么直,它可以在窗口的晨光下荡漾出迷人的金色,却又是的确的乌黑亮泽。发梢自然地微卷着,泛着浅黄,就这样在你的肩上倾泻而下。

少年时的三毛虽然生性孤独自傲,但她有着民主宽容的父母爱,迁就大度的姊弟情。最重要她找到了一生的灵魂知己,那就是书籍。三毛三岁的时候就迷上了图书。那时候的三毛,不去和同伴玩捉迷藏,不去院子里荡秋千,偏爱钻进书馆里,和那些不相识的文字做了朋友。六岁上小学的三毛已经不能满足老师在课堂上所讲的内容,他开始有了大量的课外阅读。除了家里订阅的杂志,三毛还翻读父亲和堂兄的书橱。在这里,她邂逅了鲁迅、巴金、矛盾、老舍、郁达夫、冰心等名人。《红楼梦》是三毛一生的灵物。在她五岁之时,已捧读红楼,之后的若干岁月,三毛对红楼可谓一往情深。所以童年时的三毛还是很幸福快乐的。

三毛,是你在呢喃耳语吗?是不是你的魂灵已经化为了你笔下的沙漠上永久安详沉睡的美丽女人而不再孤独?却将永远的疼痛留给了这个世上所有爱你的人们,特别是你那可怜的一对老父母。为爱而生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自私地弃他们于不顾就这样独自走了呢?懂你的人都知道,你的一生流浪其实都是在逃避你灵魂的孤独寂寞,可无论你处于怎样的喧嚣或偏僻,你的孤独寂寞始终和你的灵魂如影随形,不离不弃,所以最后身心俱碎的你,在和孤独寂寞进行了一生的博弈中还是败下阵来。但你高贵和孤傲的本性决定着你最后以自行了断的方式,有尊严地为这场太长太累的博弈画了一个惊世骇俗的悲情句号,从此你灵魂解脱了,永远安详沉静地沉睡在壮美绝美的撒哈拉大沙漠里,和你的爱人荷西永远不再分离,实现了你在这个俗世上穷极一生也未追求到的爱的圆满。想到这些,我那颗为你疼痛的心稍微好过了些,也彻底原谅了你的任性自私,从此为你灵魂的安宁而默默祈祷……

窗外一片片黑墨,像是前世失手打翻了砚台的作为。那头的窗前也必有人朝这冷瞧,眉毛拧成紧凑的麻绳,欲做缚人的利器,那是要捕捉良人背影么?我也欲去“缚人”,欲去缚落单人的背影。眉毛张狂,细拧无声,狭长些微的目色已透过冷窗。由于外面无半只人影,缚不成功。

你的头发真好。我说。

但由于她对阅读的过于贪恋,耽误了其他学科的学习,到了初中时期的功课已是差强人意了。初二那年,她因为沉迷于《孽海花》、《人间词话》等书籍,第一次月考下来,四门功课不及格。尤其是数学,那些莫名其妙的数字竟成了三毛最大的心事。在父母殷勤的劝告下,三毛算是勉强收了心,暂时放下课外书,追赶功课。凭着过人的记忆,三毛把各门功课,认真背下来。因为背熟了数学习题,她居然连续考了几次满分。当她满怀喜悦,以为数学老师会对之刮目相看时,却不料经受了生平第一次莫大的羞辱。数学老师对三毛考试满分,生了疑心。为求真相,她对三毛进行了一次突发考试,就是命三毛十分钟之内做出来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卷子。高难度的题目,一道不解的三毛,直接吃了个“鸭蛋”。而那场让她终生都刻骨铭心的羞辱,就是因为这个“鸭蛋”引起,她曾经写道:“在全班同学面前,这位数学老师,拿着蘸着饱饱墨汁的毛笔,叫我站立,站在她画的粉笔圈里,笑吟吟恶毒无比地说:‘你爱吃鸭蛋,老师给你两个大鸭蛋。’在我的脸上,她用墨汁在我眼眶四周涂了两个大圆饼,因为墨汁太多了,它们流下来,顺着我紧紧抿住的嘴唇,渗到嘴巴里去。”不仅如此,还让三毛这般模样,到操场绕场一圈。这种缺乏人性的惩罚让内向叛逆的三毛,再也不能从这段耻辱的阴影里走出来。隐忍的三毛,将屈辱藏于心底,始终没有流一滴眼泪。这件事,她没有告诉父母,而是如往常一样,去学校上课。可当她走进教室,看到桌椅,竟莫名地晕倒。

生本孤独的三毛

我是只配在黑夜里,角落处,一个人,拧眉敛目,看别人的背影的人。我不敢与伊们直视,若直视了三秒之余,我便欲作无趣,极快躲开去,我在怕什么呢?我也不知道的。

为什么?

从此,三毛患上了自闭症。这种症状,一日比一日严重。有时候,早上刚起床,想到要上学,就会瞬间晕过去,失去知觉。他不想把这件事告诉父母让他们担忧,又恐惧再去教室,那就只有逃学。可除了家她又能逃到哪里去呢?“世上再没有比跟死人作伴更安全的事了。他们都是很温柔的人。”这是三毛说的话,让人心痛亦心酸。从此三毛在她家附近的一带坟场游荡,捧着一本书,在墓地毫无顾忌地阅读,三毛觉得这是莫大的幸福。墓地,是她今生看过最冰冷、也最慈悲的地方,在当时它给了三毛一个暂时做梦的空间。殊不知从此在三毛的心底留下了“唯有死,才真正可以与墓地永不分离”的执念,并果真在几次情感打击后选择轻生,虽前几次侥幸被救,但最后那次,她总算如愿以偿,和他所谓温柔的人永远相处了。

我有时胡思乱想,三毛的降临人世是不是带着上帝的爱的使命?她短暂的一生勇敢地实践了对爱至真至纯的追求,她用生命去扞卫的真善美,是对人世间虚伪冷漠、浑浊复杂、庸俗势利风气的不屑与讽刺。让我们这些“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不知灵魂安放在了何处的肉身凡胎们去学会到底该如何看待爱,如何去爱,如何被爱。否则真是不知该如何解释三毛生而具有的至真至纯、孤独遗世的大爱情怀。

只知道伊们与俊者交谈,一来笑容能撞个满怀,二来眉舞会演个半天,我却看看而已,观观这对话式电影岂不很好了?我是无缘与伊们谈谈,不仅我会躲开了对目,伊们也躲的,可能躲的更快些!

因为理发师无法调出这样的颜色。

就这样既轻松自在,又担惊受怕地过了几个月,学校给三毛的家里寄了一封信,她的逃学生涯,就这样无声地落幕了。她再也不肯去上学,把自己完全封闭起来,躲在一个人的世界里,才觉得安心。她的自闭,让父母觉得于心不忍,只好休学在家。这一休就是七年。对三毛来说,这七年痛苦而漫长。尽管她有了自由,但从此她给自己的心上了一把锁。这把锁再也没有人可以打开了。

三毛降生在一个充满爱的温馨家庭中,她的双亲正派忠厚、宽容民主,在那样的时代给了三毛难能可贵的自由和体谅,可见她的孤独本性不是家庭的原因。三毛从生下来就身体瘦弱,性情独立、孤傲。在父母的眼里,三毛是个敏感而叛逆的孩子。她聪慧,亦孤僻。她自傲,亦自卑。她善良,亦冷漠。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野性与孤傲。而这种气质,不同与父母,亦不同于她的姐弟。三毛的母亲缪进兰回忆女儿的童年,曾说道:“三毛,不足月的孩子,从小便显得精灵、倔犟、任性。话虽不多,却喜欢发问。喜欢书本、农作物,不爱洋娃娃、新衣裳。可以不哭不闹,默默独处。不允许同伴捏蚂蚁,苹果挂在树上,她问:是不是很痛苦?”

伊们与俊者又在交谈了,谈什么呢?无外乎关怀的快语,欲说还休的故意卖个巧,大概也仅能如此幼稚!呀,幼稚的!忽觉自家是垂死老者,喜看几幼童无趣。

我说不清它究竟是怎样的颜色,却莫名地吸引着我,让你成为我最好的朋友,从那以后,我们便形影不离。

这屈辱的学堂经历从此改变了三毛的性情,让她那颗原本就孤独寂寞的灵魂从此漂泊、流浪……

这个孤僻的小女孩,不屑于玩女孩子的游戏,也不跟别的孩子嬉戏。她喜欢独处,喜欢在荒芜的坟地,一个人玩泥巴。对于过年过节时杀猪宰羊的场面,她十分感兴趣,总是不动声色地看完整个宰杀的过程。当然,这并不意味她喜欢残酷,而是小小年纪,便懂得了生命的无奈与悲剧。从未知的世界来,到未知的世界去。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对于生死的安排,都做不得主。像三毛这样不与世群的女孩,必定千百次质问过生命的由来。

或许有类似某综艺节目的淫技,请几个俊者靓女作无谓的游戏,赚取平凡者花痴的目光,以拔高拔高收视率,实在无聊,啊啊,无聊啊!我望着冷窗外无人的夜空,星月全无。

课间,我们在炙热的操场上做操,汗同雨下,我站在你的身后,心动于那散在肩上的发梢伴着节奏律动。你从未把它们扎起过,即使在天空的光晃得抬不起头的盛夏,就这样随它而去,肆意生长,绚烂生命。

本文由大红鹰高手资料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欲去缚落单人的背影,三毛把各门功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