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专区 2019-07-17 19:24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红鹰高手资料 > 情感专区 > 正文

后面的女同胞们脚步已经放慢,好奇的心在捕捉

重阳悄悄而过,秋叶簌簌而落。我随步慢行校园一隅一落,偶看校园缤纷五色。排球场旁的介道,那是我最痴爱的枯黄色,每回路过,心都如秋叶般无奈失落。

我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参加高考,上的是如今不屑一提的中师,那时不清楚是谁决策恢复了高考,但老师的另一种激励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

去年冬天,到某山区校,见到那里的办公室墙壁上,还贴着多年前油印的年度工作计划,我感到十分亲切。

近几天,长沙下了一场大雨,雨后的岳麓山特别的迷人;公司组织大家一起准备夜爬岳麓山。

秋意浓漫的校园,并不似秋般而落寞,欢笑、低泣、浪漫的事,更有信步的脸色。校园要忙碌,因为要收获。

我们就读的河北省满城县石井中学,那一届有200多学生,谁也不知道升高中时考了多少分。整个的高一,没几个人知道山外的世界多精彩,大家依旧坦然地消磨宝贵时光,每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竟催生不出远大的理想彩色的梦,浑身尚未散去读书无用论狂潮的亢奋。闭塞,愚昧,自卑,几近成了迷惘的一代。我喜欢学习语文,首次统测中以可怜的79.5分位居两个班之首,铅笔字涂鸭的作文被老师添加了灵气;可我厌恶理科,除化学教师从高一时就严格要求起了作用外,我的平面几何知识近似于零,“左手定则”这样的常识现在也是一本糊涂帐。于是慨叹该补习的知识太多,哪晓得别人同样耽误了不少。高一时我曾考过班里的24名,后作为本校报考满中的三十名选手之一,进入22名落选者之列,竟没有委琐的嫉妒,反以第二名入选本校重点班而飘飘然。

油印的练习题和试卷,伴随着我的中学时代和多年的工作生涯。我们那时候管油印品叫“片子”,读音也许不太标准,“片”读成平声。语文课本中学习的《挺进报》,那应该属于这样的作品。

不到7点,我们就到了岳麓山山脚下,停好车,大家整好队形,带上帽子,抗上红旗;一声“出发”,所有人闻声而动,斗志昂扬地向山顶挺进。

又是一年秋学时,岁月的笔尖划过心窝,有太多的感慨与诉说。

《哥德巴赫猜想》离我们太遥远,二十三个人的班还没有你死我活的竞争,老师关于考学的地毯式宣传发动让我想起“马尾巴的功能”,我的一些理科作业不完成也相安无事,一意孤行地自起炉灶想考文科诱发了更多教师的失望。那时,从满城中学转回的一名学生稳坐班上头把交椅,校领导曾表示考上一个不丢人,我们意识不到普遍的教育质量低下也是难得的机遇。直到有一天,离高考半年吧,老师发现我串桌儿,气不打一处来,断定我不是考学的料,语言极带嘲讽,几乎是人格的侮辱。那时,入团还是新鲜事,老师煞有介事的许诺说:没有发展过团员,下次班里的前四名就是团员。我才反省自己刚刚考了班上第十八名,这位老师的蔑视竟给了我从未有过的动力。我忍气吞生,自我加压,临阵磨枪有回报,我在关键的摸底考试中考了第三名,我与本村的伙伴因为不是考学的料子被老师自信地抹掉,好象让我们入团就是助长歪风邪气。我成为班上四名高考获胜者之一,虽然不知道“改写”是怎么回事,语文没有显示优势,物理考了23分,五科总分才231.5分。

我接触油印的练习题或试卷,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读高中阶段。老师先在蜡纸上用一种带尖儿的铁笔写上去,太用劲了会滑纸,刻得轻了印出来模糊。毛手毛脚没好活,但太磨蹭了又不适应要求。画图更要技术了,物理、化学、数学都会用图样的。学校的油印机往往放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油腻腻、黑乎乎的,老师间也讲先来后到,机子的利用率很高,也算办现代化的工具了。“印刷”时一般需要有人配合的,因为把蜡纸放上去要润好墨,一只手来回推棍子,棍子上有油,另一只手翻动纸张,当下效率慢不说,难免手上弄黑,影响片子的质量。尤其是最初,往往油墨多,翻动时要格外小心。我们学生曾经以被叫去协助印片子而骄傲,视为老师的一种肯定和鞭策。每科老师不定期印发,因为老师精选、适量,不存在偏题、怪题问题。学校收取学生纸张成本费,绝对的精打细算,一学期下来有的才几角钱,多的一块来钱。米庚臣、郄连海等老师印的片子,字迹清秀,图像标准,整洁利索,是我们学习写字的好帖子,他们认真的态度令我终生起敬。这些片子,当练习的是随课程进展下发,一般是八开的纸,十六开的少,有的同学积攒起来,用桑皮纸当封面,再装订好,很适宜保存的。用过了,背面还可以当练习纸,有的农民甚至还用这样的片子卷烟,有的人家窗户棂上的破洞,就是用这样的片子做补丁,虽说不上环保,但做到了重复使用。当时,也有人不知道从哪里倒腾出来的,比如北京市海淀区印的片子,相当于现在的内部出版物了,是八开纸对折,已经具备装订的雏形,字写得好,印得精致,很值得炫耀一番的。

上午岳麓山刚刚下过大雨,可能是登山客太多的缘故吧,马路上并没有太多水渍,此时的岳麓山显得非常宁静,没有虫鸣没有鸟叫,一边往上爬,一边欣赏着路旁的参天大树。在公司上班久了,习惯了都市那种快节奏的生活,来到岳麓山后一切似乎都停止了,所有的烦恼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御下了十二年的沉重包袱,怀揣十二载默默耕耘的梦想,挥手致别:青山绿水、黝黑的脸庞、山涧里悠扬的山歌,萤火虫也在为我闪烁。惆怅中依依不舍,留恋中踏上了露珠点缀的古道,流水为我唱起没韵无调的歌。

我当时滋生不出扬眉吐气的满足,有的是不堪回首学业荒废的酸楚,也因此后来不断地学习,博览、摘记、剪报、感悟,文学、公文、新闻、论文都粗粗涉猎。其实,正面的关爱固然让人感激,但有的时候,别人的嘲讽甚至羞辱也可以成为有效的激励。因为它提供了一个绝好的契机,让人全新认识自我,从无知、浅薄、浮躁、固执等迷失中顿悟,不至于无端地总把自己置于暗无天日的逆境中,而有可能通过超乎寻常的自尊自强,最大限度地实现个人价值。我不是非常聪明的学生,也不是高考的佼佼者,至今也没有什么作为,我永远感谢老师的辛勤培育,忘不了当年老师特殊的训导。

高考后,我在保定地区师范学校学习,当时入学的年龄参差不齐,有的可能隐瞒真实岁数。王建之最年长,也是写字较好的,刻印的片子挺干净、利索,我至今还保存着他刻印的保定师范同学通讯录。

这时我们的大队伍已经步行至三分之一了,后面的女同胞们脚步已经放慢,但是并没有叫苦叫累,反而兴致盎然互相叽叽喳喳的聊起天来,身边的一群大老爷们倒是平淡的很,或许是男生体力好的缘故吧!突然,领头举旗的喊了一句“冲啊”,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就举着红旗冲出去了,其他的大老爷们也不管那么多,条件反射似的也跟着跑了出去,慢慢的演变一场赛跑了。这时的我也在喊冲的那一瞬间早就跟着红旗往山顶奔去了。

本文由大红鹰高手资料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后面的女同胞们脚步已经放慢,好奇的心在捕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