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专区 2019-07-24 11:2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红鹰高手资料 > 情感专区 > 正文

时令的大循环已经有目共睹超速于自己心情挪动

淡淡的时光,如同一杯淡淡的醇酒。

许多年没在乡下住过了,这里尽管与故乡相距甚远,但人文地理,风情礼仪与我的故乡很是接近,给我的感觉是青山秀水,清静宜人。

过去人们生活穷的有“瓜菜半年粮”之说,这个瓜字,就是指的地瓜。

季节的轮回已经明显超速于我心情挪动的脚步,冬天的阴霾情绪排毒了很久很久,那些忧伤的故事、那些伤感的心旅都随着积雪融化的声音消失在樱花盛开的时节,春暖花开的时候,我缓缓地回过神来,像冬眠的昆虫慢慢地挣脱厚厚的尘土,温暖的阳光霎时让人睁不开眼睛,可现实是,此刻却是夏初了。

淡淡的酿成粉红,甘冽的也就淳厚起来,平淡的也就寻味起来,朴实的也就光耀起来。端起那杯盛满时光的特酿,沉重的心情此刻有了光芒,抑郁的心情顿时生辉,透过时光隧道向前延伸,哪里有了一个微弱的希望和黑暗中的微羲,正在慢慢地点燃。

同是夏天,上山前,山下已经骄阳似火,耕耘于田间地头的农民兄弟形同蒸“桑拿”,弯腰仰颈,嘘嘘喘喘,汗如雨点,湿透衣衫。

那时的农村,小麦、大米和玉米十分稀缺,地瓜是一日三餐的主食。为了让辛苦耕作的劳力吃的不单调,更怕吃腻吃够了,我的母亲与广大农村妇女一样,心灵手巧地发明了许多地瓜食品的做法,经常变花样儿换口味。

也许因为怀旧,也许因为执着,岁月总是和我开着玩笑,它在前面奔跑,自己留恋拖沓的心情一直在后面跟随,无法让人从一个场景快速切换到另一个场景,当我的脑海还是皑皑白雪的景象时,袅袅的春柳已经随风飘扬,直到我看见高速路旁边山岗上一丛丛、一片片殷红的杜鹃花盛开时,我仿佛如梦初醒,夏天到了。

高山流水是淡淡的。它在百鸟齐鸣中和弦,在山风呼啸中伴奏,在猛兽叹息声中浮动。山在千锤百炼中静静地倚在大江大海的岸上,阻挡着海啸,依托着山洪,积蓄着森林,储备着土壤,饲养着动物,也蕴藏着未来。站在那一片板结的大地,足下便有了踏实和安全,勇气和力量就从此生发出来,和谐共动的方向更加明确。心就有慰藉和休憩的驿站。

做客大山深处形同来到世外桃源。这里清幽湿润,瀑布垂帘,绿荫蔽日,沁泉绵甜;一条由东向西的的小溪横卧于两侧高山的中间,溪边怪石嶙峋,灌木丛生,穿插许多的花花草草,这里特有的胡竹,有的已经长出新竹,有的刚破土而出,露出嫩嫩的笋尖,叮叮铛铛的泉水如一曲委婉缠绵的丝竹,引来无数嗡嗡振翅的蜜蜂和舞姿翩跹的大小蝴蝶。

母亲无时不把地瓜当宝贝细心收藏。每到天冷时,即小心翼翼摞成垛放在炕边或屋梁的地瓜阁子,天天伴着地瓜睡,时时检查怕坏了。摞垛时轻轻摆一层地瓜,再铺隔一层麦草,防止发烧变质。垛摞起来后,顶部盖着被子或毯子,怕冷天冻闪了地瓜。

慢半拍,让我体会到前所未有的浪漫情怀,让我感受到诗情画意的现实生活,同时这种慢半拍的情绪也让我感受到挥之不去的悲情。恍惚中,我会把春天的晨曦看作是初冬的薄雾,这是一种何等的心态?也许,我的眼里只有你——那个已经流失的季节和岁月,正因为如此,我才时时感到隐隐的酸楚。

五月的季节是淡淡的。这是个淡淡的苏醒,风吹起来了,花开起来了,蜂飞起来了,蝶舞起来了,就连地里的竹笋也跟着喳喳的摆脱厚实的土地,露出八字的胡须,开始了它的春天里。它在静静地聆听春的脚步,丈量着春的步幅,挥舞起绿色的大笔,抒写着漫山遍野的七彩风景。

油菜花早就谢了,曾经弥漫于山野那浓郁的花香已经化为沉甸甸的菜籽,乌黑如墨,籽粒饱满,它蕴含着走过严冬的沧桑,历经冻雨的凄凉!冬种夏收,历时冗长,但它能凌风傲雪不负耕耘者的艰辛,最终带给人们丰收的希望。

烀地瓜是最经常的吃法,将地瓜拾到大盆里,用水刷干净即放在大锅里烀。地瓜刚下来时,水份足瓜肉实不好吃,母亲特意将地瓜拿在阳光下照晒,地瓜适当一晒,就像经过炕边温暖久存的一样,控去了多余水份。放在大锅里猛火烀,那贴在锅沿上的半边瓜皮烙上了黄澄澄的疙儿,地瓜稀的流油,吃起来甘甜无比。还有将地瓜切片切条,加水和菜叶虾皮之类调味,就成了一道汤菜。

幸好自己对辩证法还有一些了解,所以想得开。生命里有些事无所谓对错,不需要刻意去较真,凡事都有它的两面性,我习惯保留记忆中的那些残存的温暖记忆,这种心态已经伴随我走过了人生最美的青春岁月,如今,现实时常会不大不小的和我开着一些凄离的玩笑,可我依然喜欢吟唱那些最浪漫的歌曲,尽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假想抑或是一片虚无的海市蜃楼。

雨后的空气是淡淡的。这个时侯,树是难得的靓丽,地是难得的清醒,山挽起树如同一对黄昏恋人,摔去了许许多多的疲惫和烦恼,走向那蓬荜生辉的殿堂。纯情的时刻,纯净的世界,倾听着雨滴在叶片上悄悄滑落的声音,那细微极致,只有用心的纯洁灵魂才能感悟出来。

山村的夜晚不但来得早,而且出奇的静,淙淙溪流,吼吼林涛,加之夜鹰的低吟,显得特别的神秘和宁静。数百年来,山里人似习惯了刀耕火种,一直保持着古老而纯朴的风土人情。一条通往山外的古驿道蜿蜒在崇山峻岭,这里的人要下山去一次县城至少也要走上一整天。栖身此地才能称得上静处安身,这里当属夏季最美的避暑胜地。

晒生地瓜干和地瓜丝,是人们来春的储备粮。那时的生产队,秋天就在场上或田里分地瓜给每户,一分就是几百上千斤,用小车推回家一些存放鲜食外,其余部分要在山上晒成瓜干。晒瓜干时,用简易的瓜干擦子打成瓜片,然后一片一片地在田埂或路旁摆着晒。经过两三天晒干后,收拾起来除掉泥沙和杂草,然后用草包盛装拿回家存放,以备随时食用。

写诗歌也许需要很多的激情,写心里的感受只要此刻有莫名的冲动,就像四季轮回,当我对寒冷的冬天有些厌烦的时候,春天不期而至,生活也是这样,当我觉得快要失去一些记忆、快要失去某些东西、快要离开那山那人的时候,回放的分镜头又把我带到现实中来,让我看到希望,感受前所未有的温暖和阳光。

淡淡的也是有颜色,淡淡的也是有层次,淡淡的也是厚度,淡淡的更是心灵采撷的诗篇。

虽然时间只有几天,但我喜欢这里叠嶂的峰峦,氤氲缠绵的岚烟,来者多被留心,无不流连忘返。我尤为喜欢这里的夜晚和油浸灯芯的灯盏,豆蔻大小的火苗随风摇曳,腾起袅袅青烟,一个人在孤灯只影下可以任思绪放飞,让情思缠绵,情到伤心处还可垂泪在窗前!此时此刻,可以放纵缠绵的思念,畅怀别离的伤悲,追寻曾经往事,感悟红尘的凄美。

晒生地瓜丝,比晒瓜干细致一些。用瓜丝擦子将地瓜打成丝,为了不让瓜丝沾泥土,就盛在篓筐里,挑着或拐着洒到院子里的平房子、石硼及光洁的泥土场去晒。为了增添食品花样,母亲有时用水淘洗瓜丝上的淀粉,经沉淀晒干就成了地瓜粉,用来做粉冻儿,成为做菜做汤的调味品。地瓜干可加水放在锅里烀着吃,也可泡软了蒸着吃。地瓜丝则熬成粥喝,或上石磨推成面粉,用来烀黑饼子、擀面条、包包子等。就是地瓜冻坏了,也不舍得扔掉,轻的晒成干,有一股甜酸的味道,重的则用来喂猪,甚至晒干了当草烧。

我的本意不是想做孤独的行者,从表面上看,我也很会融入这个社会,但是骨子里依然有一种倔强,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戒备,很多时候,我会在傍晚的时候,一个人快速、慢速的行走,体会不同的速度带来的感受,我也会一个人仰望天空,欣赏天边晚霞构筑的无数图腾,夜晚邻近的时候,看看书、上上网、打打牌,然后平静的躺在床上,放松每一寸肌肤,快速的进入梦乡。

本文由大红鹰高手资料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时令的大循环已经有目共睹超速于自己心情挪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