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专区 2019-07-18 09:3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红鹰高手资料 > 情感专区 > 正文

我就常常独自来到两江交汇的码头,你说婚姻是

二十一年前一个落寞黄昏,我抛下家乡的所有故土情结,毅然踏上驶往山城重庆的昼夜班车,陪伴一群陌生的乘车人,晕晕沉沉地就来到长江和嘉陵江“两江”相汇的蜀中都市重庆。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农家的生活永远是忙碌而充实的,在农家人的眼里,踩着露珠除草,披着月光回家,这是最寻常不过的事情。在晨曦中走向露水满地的原野,将身影没在一片无际的绿色庄稼海洋里。“手持钩镰枪,胯下青龙马,去战死那豆儿墩”,在长满茁壮禾苗的田间,独自手握锄头,挥汗如雨。工作之余,脱下工作装,换上一身素服,也做一做农家人,不必在乎尘土飞扬,不必在乎汗水的异味,随便舒展自己的身姿。在田间劳作,那是一种非常惬意的感觉。

一段时间以来我总在思考,思考爱情,思考婚姻。我在想爱情到底是什么?婚姻到底是什么呢?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什么才是真正的婚姻呢?

早晨起来,例行完洗刷及早点的事情便洗杯沏茶,一羮龙井在沸水的冲泡下散发着淡淡的芬芳,慢慢的展开了黄绿色的叶片,有的像白鹅亮翅,有的像金鱼上浮下坠,还有的茶梗立起绿色的躯干在淡绿色的液体里悬浮着,那景象不亚于行走在春天的旷野,于是,端坐于阳台之上慢慢的品咂起来,望着阳台下面的植物园,也不由得想起了前几天骑车郊游的情境来……

一路风尘的颠簸,到达终点站已是下半夜,长途客车停到朝天门码头的一个不知名的小站。我从似睡非睡中起来,摸索自己简陋的行囊,嗑嗑碰碰地走出车门,山城重庆依然还沉睡在梦中。夜幕下的万家灯光朦朦胧胧的,像睡意正浓两眼惺松的自己,乘客三三两两地相携远去,只有孤独的自己,茫然四顾而不知所措,困乏疲惫的自己,远远的只听见江水拍打江岸的声音和时不时传来的悠扬的笛声,那味道宛如一首歌名“无言的结局”一般,让你在迷茫的新奇中潜藏着一丝无助和无奈。一个人在江边独坐两个多小时,等到天明,太阳才悠悠然地探出头来,很慢不经心的样子。

清晨,迎着朝阳,独自一人彳亍在田间,可以不用考虑工作的杂事,不用为人际关系而烦恼。独自在田间劳作,不是逃离,而是要的一种心情的平静,可以享受赤脚大仙的快乐,可以远离城里汽车和高音喇叭的繁闹;站在草丛之间,可以放开想象的翅膀,可以静静地为自己的生活大胆地渲染,可以边劳动边自修柏拉图的爱情哲学,尽情享乐阿Q的精神胜利学。在田园生活,可以酿造阳光心态:你改变不了工作的烦恼,但可以改变青苗、杂草的存在;你改变不了的事实,但可以改变土地的平整;你改变不了过去,但可以改变现在杂草的生存;你不能控制他人,但可以决定杂草和青苗的生死;你可以对着草苗抒情懒汉哲学:“大草给你搭着凉,小草跟你作着伴,你就是不长。”在田园中,你可以更改你认为不合理的生长,你可以对不可爱的杂草和青苗发挥你的生杀大权。这时的世界是这样的安宁,不会因为自己的作为而发生争执。可以远离随波逐流,可以高亢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与自己进行心灵的对话,让自己的思绪漫游于玄奥的太空。

有人说婚姻就像一座城墙,城外的人想进城,城里的人想出城。

这个礼拜天我穿上一身的休闲骑上山地车便开始在春天里旅游了。

出生在黔西北小城毕节的自己,生我养我的故乡,只有一条冬季枯竭夏季暴涨的悠悠溪水,人们习惯把家乡的这条贯穿小城的河称为倒天河,在潜意识中,我始终把它视为一条哺育自己,从顽童走向成熟的母亲河,它虽然不能载舟也不能行船,可是昔日小河的“黑潭”、“甩死狗”、“新街皂角树”等地点,都留下过自己嬉戏打闹和学游泳的身影,于是,在我幼小的心中,就与生俱来地和所有老毕节人一样,怀念并固守着那一份永恒的眷恋之情。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体味田园生活,看绿的草,红的花,倾听喜鹊枝头的鸣叫,倾听蝈蝈在草丛间的欢歌,生活的芬芳无处不在。

我问过许多单身的朋友爱情是什么?总结就几句话,你愿意,我愿意,你开心,我开心,大家一起快乐。简单而粗暴。

我所爱的春天应该是残雪消融以后,大自然开始萌发生命的时候,那个时候,虽然寒气未消又参杂淡淡的春的味道,让人有一种生机勃发的感觉,很是振奋人心;有人说:春天有什么好喜欢的,不就是天气转暖了,百花满园吗?还是秋天才是收获的季节!我想,这些人对于春天的认识有些偏颇,没有春天的孕育生命哪来秋天的累累硕果呀?夏天的枝繁叶茂,秋天的肃杀,让人有一种闷气、低沉的感觉,再看看那些古诗文里面几乎每一篇诗文,在描写春天的时候都带着很欣然的喜悦心情,而夏天呢,酷热难耐让人闭门不出,大汗淋漓,也无法欣赏大自然的美丽了,而冬天呢,虽然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也别有一番景致,但那刺骨的冷气让人臃肿笨拙更是令人产生一种恐惧感。

来到重庆之后,一晃就是三年多的时间飞逝了,其间虽然也返毕短暂停留过,但是漂泊异乡的日子毕竟是遥遥无期般的漫长,所以,遥想家园的落日黄昏,我就常常独自来到两江交汇的码头,看南来北往的行人,看行色匆匆的商人,看携家带口的游人,聆听那绵长而悠远的汽笛声,仿佛可以从中寻找一份安慰和寄托,打捞一丝儿属于自己独有的怀念情结。这种唯美主义般的感受和希冀,随着流逝岁月的沉积,越发显现出一种人生履历般的珍贵,回哞静思,细细想来,由于自己亲身经历了一段刻骨铭心的若即若离的生命体验,仿佛对人世间的许多事请,就没有了年轻时的那种莫名其妙的浮燥,冷静并愉炔地生活着,淡泊名利的思想开始漫漫地替代了狂傲与轻浮,犹如寻觅到生命的原生状态一般,年轻时的好高骛远已渐渐被平静如水的心境所脱胎换骨。夜深人静的时侯,独自在自己几平方米的小屋思索,很容易就从茫茫的人海中找回了自己的影子。

其实世间万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飘若如烟。人生短暂,保持平和的心态,才是我们生活中真正所需要的。平淡的田园生活,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生,才是我们最具有生命真意的真谛!“人生归有道,衣食固具端。孰是都不营,而以求自安!”自耕自食,是理想的社会生活方式和个人生活方式。田园生活虽苦,但能够使自己享受到心里的宁静乃至安乐。

很多进入婚姻的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也有人说婚姻就是两个人在一起过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还有人说婚姻就像冬天里的小棉袄,穿在身上行动不便,但是却很温暖。

春天里,一切生命在季节里舒展,你看那翱翔的鸟儿,空中盘旋的飞雁,还有鹅黄的枝桠,准备怒放的花蕾,潺潺流淌的小溪,无不带着生命的怒动和春天的味道。

本文由大红鹰高手资料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就常常独自来到两江交汇的码头,你说婚姻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