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情感专区 2019-07-18 09:3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大红鹰高手资料 > 情感专区 > 正文

所性和妻小赏起了花,那个花好美貌啊

心灵美还要有战胜困难的勇气和决心。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要经受得住考验,即便大山有坎坷,大海有浪涛,大漠有风沙,但依然向往大山的巍峨,大海的浩瀚,大漠的广袤。一次的失败和挫折只是一次历练,能用恒心和毅力战胜它,这也是心灵美。

三月才过,四月的天春意正浓。烟柳堤岸,青山浓郁。此心谁知道?满是茶花开…

每当说到的“幸福额度”这个话题时我们总会不经意间和爱情、生活亦或是工作联系在一起。在这里我不持肯定的态度,同样也不会持否定的态度。也许有人认为只要开心就是幸福、只要轻松就是幸福、只要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就是幸福,或者说是一种想象空间中抽象的感知等等。只因这个话题在每个人的心中衡量的标准不一。或者说是在每个人心中对幸福这一词的定位不同。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或是探讨一下我对“幸福”这一词的认识。

又到清明节,想起婆,想起三月三。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就该美丽这一次,灿烂这一次。愿人人学会用心灵美容,为生命化妆。有一个故事很有哲理,说的是有一位货车司机,每天都用车载着花到花市去卖。有一回,他载了女儿去上学。女儿问:“爸爸,你喜欢载花吗?”爸爸说:“我喜欢载花,但我最喜欢载的还是你!”女儿看着美丽的花朵心仪不已,脱口而出:“爸爸,这些花好漂亮呀!”爸爸说:“人不一定要生的漂亮,但却一定要活得漂亮!”

清明时节,原本和家人去五脑山上香的,山花烂漫,所性和家人赏起了花。说“赏”也着实谈不上,像我们这样的大俗之人,附庸文雅的事还真是做不来,只是随性感受春的气息,春的绿意,春的盎然…

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时我们便是一个幸福的载体,承载的不只是我们自己的希望和幸福,更是承载着我们周边亲人的希望和幸福。暂且不论我们当时是否有记忆。即便是有记忆当时我们亦会觉得某种的不干或是不平,比如说生活不计、小伙伴不和、想要绝对的自由而被父母所阻拦。

婆就是我的奶奶,我的农村老家那里把奶奶叫做婆,她已经去世十多年了,但是每每回忆起年少时光,总会想起她。因为小时候我和婆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如同那首歌里唱的一样:在冬天和奶奶一起晒太阳,这是一段多么美好的时光,我的心情就好像身上的棉衣裳。

是啊,一个人美丽的标志不仅是他的容貌,如果我们要追求永恒的美,必先追求内在的美。奥运会举重冠军唐功红的外貌并不美,但她那朴实的追求和惊人的一举让无数人惊叹与赞美;着名作家三毛的容貌也不美,但她那梦中的橄榄树与永恒的撒哈拉沙漠令多少人如痴如醉;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容貌并不美,甚至可以说很丑,但他那过人的胆识和杰出的成就赢得了世人对他的敬重。

自从上学、工作后,与家人一起的活动是少之又少了。我们在拼命的追逐着,忙碌着,探寻着,求索着,为了所谓的自己构想的梦。我们不曾停歇,广泛交际,偶尔心累了,受伤了,厌倦了,才想着还有一个家,家中还有亲人,还有依靠,还有停歇,还有安慰。当然,也不仅仅只展现出脆弱,彼此不在身边,不知道彼此的生活,为免对方担忧,我们也会选择性的报喜不报忧,说好的不说其他。

伴随着青春期的到来我们不如了人生的第二个阶段,我们有了自己的想法和看法,总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我们苛求亲人及周围其他人的认可和理解,觉得自己长大了,可以干一些成年人干的事情,想尽快摆脱年少的稚嫩,但是没人能够体谅我们。

记忆中没有见过爷爷,只有柜子上的一张画像。每年过年包饺子,婆总是将第一碗饺子给我:“去,给你爷献上去”。我把那碗饺子端到爷爷的画像前放着,好奇地问婆:就一直放着吗?婆说等一会就可以吃了,我就在旁边耐心的等着,等一会问婆:“可以吃了吗?”婆说可以吃了,我就高兴地端着那碗饺子去吃。贪吃的我,哪里知道婆的思念呢?

本文由大红鹰高手资料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所性和妻小赏起了花,那个花好美貌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