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情深,发达后也不忘结发妻的星座男

摩羯座今日运势都说同甘容易共苦难,但对于有些人而言是同苦容易共甘难,一些男生在发迹之后就会抛弃自己的妻子另找新欢,但还是有心疼自己老婆的男生的。今天小编就带来了发达后也不忘结发妻的星座男,看看哪些男生最一往情深吧。更多原创内容,尽在七号星座网星座原创文章/yuanchuang

结发妻
蒋介石的结发妻子叫毛福美,说实在的,这名字并不美,在蒋介石眼里,或许还比不上“美龄”的十分之一。
他不喜欢她,即使他娶不了宋家的那朵花,也不喜欢她。
那些十里洋场的岁月,那些柳浪莺歌的迷醉。以及他金屋贮之的一妻一妾,是对她最大的讥刺。
她一生最大的悲剧也就在于此了,明明知道他不喜欢自己,这漫长而又短暂的一生,仍然要和他纠结在一起。
20岁的时候,她嫁给15岁的他。
他去外面闯世界了,她一个人,布衣荆钗,奉老携儿,万般委屈和辛苦。仍旧等不来他的慷慨,容她共享富贵荣华。虽然在我看来,她并不稀罕那些,只是梦想一个平凡女子的愿望——拥有一个完整而美满的家。
他不要她。
在上海发迹以后,他把她从乡下接来城里过。然而不久以后,她旋即被赶回老家溪口去了。
“赶回老家”,我在书上看到这四个字。
民国十六年的时候,连他们的儿子都在信中说:“他只顾自己在外嫖赌吃喝,不顾家里妻儿饥寒。你规劝他,得到的回答是非骂即打。我亲眼看见你在楼梯上端被他一脚踢下,从楼上滚到楼下,跌得不省人事,他却扬长而去。”
如果她也不曾爱过他,也就罢了。
可是她多劳而卑微的一生,全都给他了。
如果他还能在离开她以后,觉出对她不起,也就罢了。
偏偏他说,还是对她的弟弟说:十年来,一听到她的身影,我就忍受不住了。我想你也许能够为我的幸福考虑,是我脱离这无尽的苦海。
苦海。他怎么可以这么说呢?爱不是一种美好的情感吗?为什么换来的却是恨呢?
苦海。为什么这么多年的隐忍换来的是这两个字呢?
只知道,就连最后分手,她连见他一面,听他亲口说的机会,都没有。
她是他真真正正的糟糠妻啊,你看他迫不及待得不打一点折扣。
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这样说他,会不会太残忍了?可是,这么多年来,他有没有一刻想过呢:他和别的女人“春风桃李花开日”,是她的“秋雨梧桐落叶时”。
或者,他的心,装满了整个党国,揣满了中华利益。从来都是“黎民苍生”的大问题,小小的她,始终没有荣幸让他顾及。
人这一辈子,还有什么比这个还寒心:你用所有的心血种下一株玫瑰,收获的却没有一簇姣妍,只有满把蒺藜……

澳门现金平台棋牌,  县城政府旁边的那条大路的人行道上,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目光呆滞身体略胖的男子,身后紧跟着一个六十多岁面容清瘦神情憔悴的老者。男子与老者并无过多交流,只是男子偶尔会突然回头,指着老人高声唱几句豫剧《铡美案》的戏词,“陈附马,陈千岁,哎嗨哎嗨就是你……”此时老者只是无奈地摇摇头,嘴里轻声叹息着,作孽呀作孽。
  附近的人都认识这一对父子。老者名叫武良,上世纪九十年代曾担任过政府某局的副局长。男子是武良的儿子武军,当年曾是一名大学毕业生。为何父子二人成现在这个样子?这里面是有故事的。
  武良来自乡下,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期。虽然自幼聪慧,上学时成绩名列前茅,但当时家里兄弟姊妹多,那个年代连饭都吃不饱,家里哪有能力供他一直读书。所以武良小学毕业就辍学回家,开始在生产队干活挣工分了。
  武良十八九岁的时候报名参了军,当兵第二年的冬天,家里趁着他回家探亲又给他张罗着娶了个媳妇。新媳妇叫大莲,邻村的。大莲个子不高,皮肤黝黑,长得虽不算漂亮,但性格腼腆温和,勤劳能干。对武良百依百顺,对公婆孝顺有加,对武良的弟弟妹妹们也是很疼爱。街坊邻居都说武良上辈子积了德,娶了这么贤惠的媳妇儿。
  武良结婚不久就回到了部队。分别后的大莲对武良非常思念,没怎么上过学的她也不会写信,但心灵手巧的他就织围脖、织毛衣毛裤、绣鞋垫邮给武良,寄托自己对丈夫的爱意。后来武良来信告诉她,在部队这些东西不怎么用得上,但大莲还是乐此不疲。
  没多久,机敏的武良在部队受领导赏识提了干,干了几年又转业到地方上工作。被分配到家乡县城某局当干部。
  武良到地方上工作以后,大莲终于可以和自己的爱人厮守在一起了。武良上班,家里的一切就交给了大莲,大莲一边带着他们结婚第二年生下的儿子武军,一边料理家务,虽忙但是不乱,家里布置得井井有条。武良衣服从来都是干净整洁,头发有板有型,皮鞋乌黑锃亮。这一切都是大莲的功劳。
  又过了十来年,由于工作出色,武良被提拔当上了副局长。此时大莲愈发觉得自己丈夫了不起了,对武良照顾的更是体贴周到了。人们都夸武局长有一个贤内助,但武良却对这一切习以为常,他觉得这一切是一个没文化没工作的家庭妇女应该做的。
  武良当了副局长,权利大了,人也有点膨胀了。谁找他办事,他也开始心安理得的接受贿赂了。有了权和钱的武良,不安于现状,投资开了一家饭店,找人管理,偷偷的当上了老板。
  饭店有一个女服务员小梅,当时二十来岁,颇有姿色,又爱慕虚荣。被时年四十多岁的武良看上后,两人就一拍即合,做起了野鸳鸯。
  得意忘形的武良偶尔竟把小梅带到家,明目张胆的对大莲说,这是我的相好,你不要想不开,在古代当官的三妻四妾有的是,你放心我还会一如既往的供你吃喝,给你钱花。如果你受不了,咱们就离婚。
  此时的大莲心如刀割一样,但软弱的她竟没有一丝反抗,含泪连连称是。还把主卧室腾出来让这对狗男女住,自己睡在小卧室。武良和小梅肆无忌惮的在家寻欢作乐,放荡淫笑,大莲只能躲在被窝里暗自抽泣。有时小梅还会恬不知耻的提着裤子跑到大莲的房间里说,姐,要不你过去和我武哥玩会儿吧,看你怪寂寞咧。大莲只是把身子背过去,以示无言的反抗。
  大莲想到了刚大学毕业,在县政府做科员的儿子。儿子一般住在单位单人宿舍里,近段谈了个女友,晚上很少回家。所以他对家里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情。大莲想把这一切对儿子诉说,但又想到儿子老实孝顺,从小都怕他爸,加上性格内向,心事重。只怕告诉他后,也起不到啥作用,反而会让他痛苦。
  大莲也想过离婚,但他还是担心武良,觉得他不过是和小梅玩玩,如果离了婚,对武良的仕途影响不好。所以大莲一个人默默忍受着。
  后来,小梅怀孕了,要挟武良和妻子离婚,给自己名分。发了昏的武良于是逼着大莲离婚。
  软弱的大莲没有和娘家还有儿子商量,无奈地和武良签了离婚协议。条件是大莲回乡下武良的老房子里居住,武良每月给大莲生活费。
  离婚后,儿子武军知道了,去找他爹理论,被他爹骂了回去,说哪有儿子管老子的。武军气的也只是躲在屋里哭。
  大莲的娘家人也知道了,大连的妹妹二莲跟姐姐的性格截然不同,性如烈火。气愤不已的她带着自己的儿子、兄弟跑到武良的单位,当着单位人的面指着武良的鼻子破口大骂,骂他忘恩负义,骂他是当代陈世美。还把他的丑事抖了出来。一家人遏制不住怒火,甚至还把武良按到地上打了一顿。
  一时间,武良的事情在小小的县城闹得沸沸扬扬。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领导干部的生活作风问题可不是小事情,武良的上级多次多次开会研究,给予武良开除公职的处分,查出了他的经济问题,移交司法部门处置,最终,武良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还查封了他那个饭馆。
  出了事情,小梅立刻就收拾东西离开了,甚至都没有去监狱探望一下她的武哥。还是大莲,隔三差五的去看武良,给他送钱送物,劝他好好服刑,过去的都过去了。
  出事后,儿子武军在单位受人背后指指点点,让本来寡言的他更加沉默。雪上加霜的是,谈了五年的女友因为他的家庭变故,竟和他分手了。于是,经受不了打击的武军精神出现了问题,以至不能工作,最后不得不回家休养。
  出狱后的武良,在经受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看到已经精神失常的儿子,有点悲观厌世,几欲轻生。复婚的妻子大莲依旧不离不弃的照顾安慰他,大莲说,我不图别的,只要一家人在一起,苦点穷点都没什么。
  后来勤劳的大莲在县城中学门口摆了一个烧饼摊,每天早出晚归打烧饼挣钱供一家三口吃穿。武良在家负责照管武军,在家坐不住的武军还经常上大街瞎逛。武良就得跟着他,怕他出意外。
  不知何时起,武军喜欢上了唱豫剧,尤其喜欢《斩美案》的包公唱段,时不时来两句:“……要吃还是家常饭,要穿还是粗布衣,家常饭,粗布衣,知冷知热结发妻……”
  儿子武军唱的荒腔走板,父亲武良听的老泪纵横。

那么,吃过饭再

NO.1 摩羯男

不了,我现在就要过去。

不少女生都反映摩羯男冷得像块冰,吵架都很难吵得起来,他们总是习惯性的冷战。但其实摩羯男还是很实在的人,他们为什么会努力工作,还不是为了家人能过上更好的生活嘛。虽然摩羯男不擅长表达自己的内心情感,但对于陪自己过苦日子的女人还是很敬重的,更不会做出发达后抛弃妻子的事情。

女人坐在屋中一角,静静看男人匆忙地收拾东西。

NO.2 巨蟹男

是长相隽秀的女人,虽然清苦的岁月已使她略显粗糙,但仍不失为一个秀美的女人。很早便出来为生活奔波,所以女人没念过几年书,可却是个明理的人,从不会吵闹,亦不是个喜欢和人纠缠不休的人,脸上永远挂着微笑,淡淡的,并藏着隐忍的气息。

很多人都说巨蟹男渣,喜欢玩暧昧,像中央空调一样对每个女生都很好,这确实是巨蟹男身上存在的问题,喜欢去逃避不敢直接面对,反而让问题更加的扩大化了。但如果从情感上来说,巨蟹男对自己的爱人真的很好,很体贴也很温柔,也会努力让对方过上好生活。对于陪着自己奋斗的妻子,巨蟹男是心存感激的,只会加倍对另一半好,担负起自己应尽的责任。

男人很快便收拾好了。

NO.3 金牛男

那我走了。略略有些尴尬。

固执是金牛座的通病,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会义无反顾,金牛男一生都在为物质生活努力奋斗着,就是怕委屈了那个陪着自己的女人,还怕给不了对方想要的生活。金牛男是感恩的人,深知一路上走来的不容易,自己的成就也有妻子的一半功劳,正是跟妻子表达甜蜜的时候,怎么可能抛弃自己的妻子呢?

女人慌忙起身。

人确实应该怀有一颗感恩的心,缺少了这颗心即使再成功也不会长久。

都收拾好了啊?声音里满是不舍。

嗯。干脆利落,并且——冷淡。

那个————

还有什么事?我时间很紧。男人不耐烦道。快些,快些,快些走出这间狭小拥挤的屋子。

我送送你吧。女人轻轻求道。

男人怔一怔,没有应声,只微微点一下头。

两个人沉默地走在华灯初上的街头,无语。

男人偷偷看了眼女人,女人失魂落魄地走着,行尸走肉一般,两只眼睛空洞地睁着,眨也不怎么眨。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看看她了,一下子竟憔悴了那么多。男人心里有些发酸。

就送到这里吧。男人拉住还在一个劲往前走的女人。

女人的手冰凉湿冷,男人受惊似地缩回手,侧过身开始说道:

我知道,我地不起你。你跟着我吃了那么多苦,我本该好好待你可你放心!今后我是亏待不了你的,我帮你置套100坪的大房子,每月都汇钱给你。你亦不用出去做工了,就在家里享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