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周断代工程”对古代文明研究的意义

中国的古代文明研究和外国研究古代希腊罗马的古典研究一样,也应该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来对待,如果要用一个名词,就应该叫做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因为你说它是历史学吗?不仅是历史学;说它是考古学吗?又不仅是考古学;说它是美术史吗?又不仅是美术史,还有其他一些学科都与它相关。所以它应该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领域,这样才便于和世界上其他的古代文明进行比较研究。

“夏商周断代工程”是一项史无前例的文化工程。该工程作为“九五”国家重点科技攻关项目于1996年5月16日正式启动,到2000年9月15日通过国家验收。

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而我们也常常以“中华文明悠悠五千年”而自豪:中华文明起始于伏羲,兴盛于黄帝,以下即是三皇五帝、夏商周、春秋战国等。在伏羲前还有燧人氏、有巢氏……但是事实上,中国的历史年代表却只是开始于公元前841年。这不到三千年的记录也是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中留下的记载。在司马迁的《史记-三代世表》中,他仅记录了夏商周各王的名字,而没有完整的在位年代,而在此之前的历史,并不太明了。一代代的帝王也似乎历历可数,一直可以追溯到夏朝的建立,那些有名的历史事件,如大禹治水、成汤革命、武王伐纣等,虽然也是妇孺皆知,家喻户晓,但它们究竟发生于哪个年代,却没有一个人能说得清楚。连郭沫若也曾叹惜地说过“商代才是中国历史的真正开头”。这种状况被称为“有世无年”,成为中华文明史的一大缺陷。

2001年初,我即仔细研读过《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当时即发现该书多处结论过于武断,而对于有争议之处,却不加论述,给读者感觉就是为了拼凑1046年!然因当时公务繁忙,未加以评论。今再读该文,觉得有必要一驳以正视听!一、厉王在位年数《史记•周本纪》未明言周厉王在位37年,后人根据前后文意统计为37年。这个37年是周厉王的在位年数吗?答案是否定的!已有多位学者指出根据《史记•卫世家》、《陈杞世家》得证周厉王在位应在13-25年之间(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推算),《周本纪》此处的记载已被其他多处记载证伪。所以仅此一条即可推翻断代工程周代王年的结论!所以铭文记载有25年以上的必非厉王器也!二、关于周成王、周康王在位年数目前所见所有史书(包括《今本竹书纪年》)对周成王(含周公摄政共37年)、周康王在位年数上表现出了惊人的一致性。而断代工程为了迎合所谓“历谱”,硬是随意篡改二王年数,定成王22年、康王25年。《史记•周本纪》有一句话:“成康之际,天下安宁,刑措四十余年不用”。依断代工程,成王、康王总计47年,扣除周公摄政7年征战四方,用了刑措,最多40年刑措未用,哪来的“四十余年”?三、关于周穆王在位年数纵观《史记•周本纪》于共和前十一代周王都没有明确记载在位年数,唯独对于周穆王,却记“穆王立55年崩”,而且“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不但有了岁数,而且还有了在位年数。其实只要我们不迷信《史记》,稍微动动脑子,就知道《史记》此处记载必定有误!在科技、医疗相当发达的今天,能活过百岁的人能有几个?更何况3000年前的西周?断代工程定周穆王在位55年,和周厉王的年数一样,都是太迷信《周本纪》了。这里我们简单推算一下:成王即位时到底多大,从“在襁褓之中”到十三岁都有,但顶多20岁。依断代工程在位22年,死时最大42岁,则其子康王最多24岁,依断代工程在位25年,死时最大49岁,则其子昭王最多31岁,依断代工程在位19年,死时最大50岁。昭王死,其子“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父与子岂不同龄(而且上述推算是按各王18岁生子、成王即位20岁这一最大限度为前提的)?另外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发现铭文记年37年以上的铜器,如果穆王在位55年,剩下的18年难道竟没有留下一件铜器?所以《史记》载穆王在位55年必谬!四、关于历谱西周的真实历法是否能复原?现在可以肯定地说不能完全准确的复原!《报告》承认“对西周历法的若干细节目前尚有未能掌握之处”。主要有三条:一是西周历法岁首是建子还是建丑?二是如何置闰?三是当时所用历法是否连续准确?前两条已有多家评论甚至怀疑,后一条质疑的不多。西周的历法还属于观天授时的阶段,在西周近300年的时间里,我们怎么能够肯定当时铭文所记的一切历日都是连续准确的?如果不能,那么即使今天编制的历谱是准确的,那也不能把3000年前的铜器铭文历日与今天的准确历谱对号入座。另外,《报告》为了迎合自己制定的历谱,西周十王皆即位次年改元,独独共王和共和是即位当年改元,实在是工程的一大败笔!五、关于铜器铭文近代研究金文者,多喜欢对铜器断代,根据排定历谱和金文推出王年,结果是五花八门。那么出土的青铜器是否可以准确断代?应当说大多数不能准确断代!我们知道铜器断代主要依据出土情况、型制、纹饰、内容等。其中内容应是决定性因素,如果铭文记载“穆王五又五年六月初吉戊寅,王在周”,那可以断定穆王在位55年以上。但遗憾的是,西周没有一件铜器这样记载。那是否可以根据型制、纹饰断代呢?答案不言而喻!即使今天我们也可以铸成和晋侯苏钟一样型制、纹饰但内容不同的编钟。所以根据铜器断代不应是主要途径,更何况西周的历谱我们无法准确复原!六、小结综上所述,西周断代的出发点不应该是历谱,而应该对古籍记载去伪存真,再辅以天文、考古研究的成果。对于能够证伪的资料,就不要再迷信,如周厉王、周穆王的年数;对于不能证伪的资料,就不能随意抛弃,如周成王、周康王的年数以及“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一语等。也许在未得到更多资料以前,我们无法制定出准确的西周年代,但我们应该能够给出一份合理的、经得起推敲的周王在位年数。最近我将把我与同仁们的最新研究成果汇报给大家。<

不仅如此,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如果没有对中国古代文明的研究,就不能说对于整个人类古代文明的起源和发展有全面的了解。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这样讲,不但今天我们中国的人口占了世界的五分之一,而且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世界上人口最多、领土最辽阔的国家之一。中国文明的影响极为广泛,不只是东亚、东南亚,甚至于其他更远的地方。中国古代文明还有一个特点,可以说是在世界上公元以前独立起源的文明中,唯一的一直延续到今天的文明。中国文明何以能够起源如此早,如此持久,不研究这些问题,不以中国文明和其他古代文明相比较、相综合,怎么可能解决人类文明起源,这样一个重大科学课题呢?

中华文明具有五千年悠久的历史,然而真正有传世文献支持的“信史”迄于西周共和元年,即公元前841年。从此上溯的历史是模糊不清的。在司马迁的《史记·三代世表》中,仅记录了夏商周各王的名字,而没有具体在位的年代,这种状况被称为"有世无年",成为中华文明史的一大缺陷。千百年来,无数学者为改变这一状况而付出了毕生的精力,然而如此规模庞大的工程是无法由一己之力来完成的。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不断发展,考古成果不断涌现,改变“有世无史”的时间已经成熟。

在众说纷纭、万般无奈之际,一度还有人甚至产生了怀疑一切的颓废思潮,他们认为,“三皇五帝”不过是一种神话传说,大禹也只是一条毛毛虫,鲁迅就曾为此写下了“故事新编”来抨击这股逆流。

澳门现金网开户 ,当然,以上所说的是其学术意义。对我们中国人来说,研究中国古代文明还有着特殊的意义。现在全世界的华人华裔,有一个很重要的值得自豪的,就是我们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常常有两句话容易引起共鸣,一句话叫“炎黄子孙”,一句话叫“五千年文明史”。其实这两句话内涵差不多,为什么说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呢?就是因为炎黄二帝的时代,按照传统的古书推算,距今大约五千年。所以从炎黄二帝算起就是五千年的文明史,这是我们民族凝聚力的一个重要因素。当然,说这话绝对没有自命不凡的意思,甚至于我还要反对以感情来干涉科学研究。比如说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史,有人说还要加一倍,变成一万年的文明史,这在科学上是不能接受的。我们不可能有一万年的文明史,全世界也没有一万年的文明史。我们不能由于感情上想拉长就拉长,因为那是经不起科学检验的。但是,科学地阐明我们优秀的文明传统是怎么样起源的、怎么样发展的,对人类做过什么样的贡献,对于增进我们民族的凝聚力,增强我们民族的自信心,肯定是大有裨益的。

“夏商周断代工程”将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相结合,是我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多学科交叉联合攻关的系统工程。在工程实施过程中,来自历史学、考古学、天文学、科技测年学等多种学科的200多位专家学者,在李学勤、李伯谦、席泽宗、仇士华四位首席科学家的带领下,团结协作,共克难关,取得了具有创新意义的研究成果,先后完成了9个课题、44个专题的研究。

国家科委主任宋健到世界各地去访问,在参观了一些古代文明的发祥地,如埃及、巴比伦后,他发现这些国家的博物馆对年代学有比较详尽、为大家公认的年表。为此他就深切感觉到,我们国家只能拿出一个不到三千年的年表,是很大的遗憾。1995年他在访问了埃及后回来说:“古埃及第12王朝共213年,是帕克据某王登位的第7年8月16日,天狼星在东方升起的月相计算出来的,标明精度为±6年。中国‘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为什么我们现在的天文学家不根据中国丰富的天象记录算出夏商周的年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