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比雪乡还美,却没有雪乡坑人,这个地方很少有人知道

图片 1

又是零点之后,今日雨水。

有一个地方叫雪乡,在那里有松软厚实的像奶油的茫茫白雪、有绕绕炊烟、有早睡早起勤劳爽朗的东北人家、有烟花和大红灯笼、有悠闲自得却又尽职忠诚的狗狗们、还有一群和我一起在那度过了美好四天的旅友们,那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充满着我美好的回忆。

写在前面:

两天前重拾起搁置已久的日记;一天前开始睡前抄写诗词;昨天突然想起小学就创建并坚持到高中的博客;今天刚过零点,我在新注册的简书上敲下这些文字。

去雪乡只是很突然的决定,从在网上看到雪乡征友的帖子,到发帖子给发起人询问情况,再到决定去、请年假、定机票、买装备、出发前后花了也才一周多时间,时间就这样匆匆度过,还没好好细想就已踏上了飞往哈市的飞机。

又是一年寒冬时节,作为今年的第十二站也是收官之旅在十月从西北归来之时就决定了要向北方。起初是打算去一直梦想着的雪乡,但纠结于过度商业化给那里带来的人为伤害。偶然间听说有个地方叫二浪河,与雪乡双峰林场相距只有四十余公里,那里的朴素与原始让我毅然决然的放弃了雪乡,虽没有完尽的娱乐设施,没有新奇的花样,没有爸爸去哪儿剧组下榻的噱头,但归来时却让我仍旧心念着那里林海雪原的质朴,灯笼高挂的喜庆,店家老乡的热情和那繁星满天未染铅华的浪漫夜空。

老爸说的对,让每一天留下痕迹。

下了飞机已是傍晚时分,哈尔滨的天早已黑了,由于到得较晚,当晚只见到了与我同住一个房间的自由(也是这次雪乡行的发起人),自由是个风风火火、很爽朗的女孩子,让我很快就消除了距离感,从她口中也大致了解了一下同行的成员。就这样,带着丝丝的期待,我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Day 1 北京-哈尔滨

苗看了我小学时给同学们画的速写对我说真羡慕你给自己留下了这么多回忆。

第二天一早出发去雪乡,在check-out时终于见到了同行的其他成员:123、燕子、青青、安和Elin,打了照面,然后就扛行李上车。车行6小时,一路上有说有笑,就这样大家算混熟了。下午3点左右到达雪乡,此时的雪乡正飘着雪,天色早已灰蒙蒙的了。向司机大哥打听了一下情况,还是决定住在网上赫赫有名的周大姐家,我们的吃也在周大姐家解决了,在几天的相处过程中,让我对这家人家印象很好,让我感受到了这家人家的纯朴品质。

带着无限的憧憬,三环路上的街灯照亮着夜空,路面被灯光打的很有质感,踩在上面好似一条大路直通梦想之地。对于北方的孩子来说,没有雪的冬天是不完整的。久居于城市之中,雪花漫天飞舞的场景也是越来越难得一见。即便寒冬腊月多半也只是飘下些零星雪粒,且不说落地即化,光是那打在人脸上的生疼就没有了那冬日里的浪漫。

我是一个感性的人,脑海中常常涌出一大段感想,也常常会因为不经意间所见所闻而兴奋、开心抑或感动不已,更希望能藏住每一段珍贵的记忆。何处抒发,何处贮藏。社交平台太过碎片化,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怠于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呈给所有人,更担心被人觉得矫情,却又还有些矛盾地希望能与懂的人分享。所以,一直寻找这样的开始,不受字数限制,随时随地、随心随感、随记随享。至于那个博客,我可能不会再更了吧,那是我的少年时代,留作回忆的地方。而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在雪乡,晚上的日子似乎有那么点难熬,四点左右就已天黑了,在一个几乎没有娱乐设施的地方,夜晚的日子总显得特别漫长。幸好我不是孤身一人前来,大伙或打打雪仗(虽然这里的雪太松,打不过瘾)、或访访东北人家(虽然到最后就是变成了在街上瞎逛)、或打打牌聊聊天、或放放烟花(虽然挺多时候买不起只是在看他人放)、或赏赏月亮和星星,但雪乡的夜晚倒也过得绘声绘色,有滋有味。

5点20,机场大巴的站点已有不少旅人在等待了,我们几乎是同大巴车一起进站,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记录走过的每一道痕迹,记录每一个温暖的回忆。像是定期将内存整理上传到云空间一般,不会因太多的回首而给当下造成困扰,也不必担心哪一天会忽然忘掉。

相对夜晚,白天的时光总显得不够,我们的agande排得满满的,尽管概括下来就是两个:穿越和玩雪。

展开全文

我知道文字的力量。用心去享受正在经历的每分每秒,闲暇时回头看看自己曾走过的路,听听在我人生不同时间点上为自己总结的箴言忠告,这是对生命的滋养。

玩雪莫过于滑雪,120元/2小时,200元/4小时,很值,而且这边人少,对于我这种初学者,不怕撞到人,呵呵。滑橡皮圈也很开心,坐在橡皮圈里从山坡顶上滑下来,还会自动得360度大转圈,而且可以任意玩,就是拖着橡皮圈往上爬的时候很累,但从上往下滑的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不堵车的情况下机场大巴的速度还是非常快的,从北三环中路到机场不到30分钟。喜欢路灯映在大巴车内昏黄的感觉,让这个大风的早上显得不那么萧条。北京的冬天总是喜欢刮起大风来,枝桠和工地上的铁板发出的声响让人不寒而栗。

想记下一位朋友的话:眼神好看是念书经事行路观景养出来的。谢谢,我清晰了自己所希望的美的模样。

不过印象深刻的还是穿越。第一天的穿越原打算从双峰林场穿到东升林场,再包车回雪乡,但由于再进入一次雪乡就必须再买一次门票,所以我们决定穿越一半的路程然后再走回来。我还是第一次走这样的山路,山上只有一条能容下一人左右的道路,而两旁就是高及膝盖的雪了,看得出来这条道是之前穿越的人“走”出来的。据穿越向导说,我们现在爬得就是长白山的余脉了。其实所谓的山只能算是小山坡,但攀爬的难度在于那铺满山坡的厚厚的一层雪,我无法知道那雪到底有多厚,我们踩着“前人”们踩出的路前进,一路上美丽的雪景相伴,还看到了雾凇,再一次证明了我的rp不低。也许是这个时间来雪乡的人不多,也许是会去体验穿越的人更少,穿越的途中只有我们这一群人,相伴左右的是松软厚实的像奶油的茫茫白雪,她们在阳光的照射下调皮得向我们眨着眼睛。

沿着机场上坡到航站楼途径喷气式小飞机的停机坪,一排排小飞机好似起跑线等待发令枪的运动员。

原本以为穿越就是爬山了,只不过是爬被厚厚的雪覆盖着的山,但最后一天爬羊草山却让我们更真实得体会到了“穿越的真谛”。由于雪乡的游览车现在正好坏了,无法上羊草山压道,自入冬以来,羊草山还没有被游客爬过呢。原打算坐雪地摩托上山顶,但上到半途中,车已被深深卡住,无法前进了,为此我和自由的雪地摩托还体验了一次翻车的感觉,只不过摔在厚厚的雪里,倒挺舒服的。此时前面已完全没有道路了,一只脚踩下去就是一个“坑”,是上还是下?既然已到了半途,我们又岂甘心轻言放弃?就这样,我们成了今年入冬后第一群爬羊草山的游客,成了“后人”眼中踩出一条道的“前人”,不知道之后是否会有陆陆续续攀爬羊草山的游人踩着我们的道上山,还是让这条道又掩盖于风雪之中。这天的穿越让我着实想起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世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就变成了路。在此,感谢一下123,没有你作为我们的第一个开路先锋,我想我们真得很难登上山顶,有好几次雪深及腰,举步维艰,是你走在最前面,稳扎稳打得替我们开了道。越往上越难走,风景却也越美,那天的天特别蓝,世界被白雪覆盖,晶莹剔透,那将会成为我记忆中美好的一刻。那天我们都成功地登上了羊草山顶,就连体力较差的Elin都上来了。轻轻地我拍了拍身上的雪,只在雪地上留下我们行走过、躺倒过的痕迹,只在相机中留下我们灿烂的笑容,只在脑海里印下这无边的美景,而后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自助值机唯一的缺点就是登机牌质量太差,随便就拿张热敏纸糊弄人,让我这种收集癖该如何是好。广播里的声音总是温柔细软的提醒着乘客登机,但窗外登机口并没有飞机停靠,飞机停在远机位需要坐摆渡车过去。A320这种小飞机真是越来越没有地位了。摆渡车不比地铁的拥挤度差多少,乘客们站立其中动弹不得。窗外日出前的光芒着实的吸引目光。晃晃悠悠终于是到了云梯旁,看着机场被如此美丽的光笼罩着,真是难以想象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光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爬完羊草山的当天下午,我们就包车回哈尔滨了,结束了为期四天的雪乡之旅,之后我们将陆续告别东北,有些人会再在哈市逗留2、3天,有些人将会前往下一站目的地,而我则将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投入正常的生活工作中去。

推出、滑行、起飞几乎一气呵成,幸运的没有延误。网络的发达带给了人们无限便利,网上值机就是其中一项,但尴尬的是忽略了飞机向北飞而日出在东方,选了个右侧靠窗的座位,一路上只有飞机盘旋侧倾才敢打开遮阳板看看窗外的景色。空姐细声细语的询问餐食需求,小马哥睡梦中坚信短途飞行只给饮品没有餐食,就此还要跟我打赌,无情的事实让小马哥终于从睡梦中醒来。

在哈市的中午,我们去了老字号西餐厅——华梅,感觉这里的服务态度不像网上说得那么差,123慷慨得做了东(thanks a lot),可惜安身体不适没能来参加最后一次聚餐。

随着窗外的景色由墨绿到褐再到白,我知道,冬天离我越来越近了。还算平稳的降落在太平国际机场,未到隆冬腊月的哈尔滨,机场跑道两侧并没有积起很厚的雪,但这也足以成为我喜欢的冬天。

回上海的飞机是晚上18:30的,下午匆匆逛了会松花江,就前往机场了。Elin和我同一个航班回上海,机上有Elin的陪伴,时间不难打发。知道出了机场,与她道别,坐上大巴士才感到:一切是如此遥远却又如此真实。

从机场到市内有很多大巴线路可供选择,多数游人都会选择3号线,因为中央大街。小马哥买票时回头问我买到哪一站,售票阿姨说了句中央大街,一看就是。果然像我们穿的这么奇奇怪怪的在这冰城的街头巷尾是多不见的。来得早不如来的巧这句话再次在我们身上验证,只不过这次是我们刚到车站,大巴很巧的就开走了。走过出口通道时窗上的窗花吸引着我,这是只有在东北才能看见的景象,曾经习以为常的景色如今却成为了一种奢望。

彼此能相遇是一种缘分,彼此能相约相识在一个美丽的地方更是一种缘分,在这个入冬之际,感谢缘分将我带到了雪乡,让我结识了一群可爱的朋友。

10点左右正是哈尔滨堵车的高峰期,大巴车慢吞吞的在哈尔滨街头行进着,司机后座的大哥问需要多久才能到,师傅一句路不好走过去一个小时的现在得两个小时显然把小哥吓住了,小哥惊恐的问怎么能那么长时间,司机师傅也是充分展示了东北人的幽默:我那就是个比喻,比喻你懂不懂。听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笑料,但我觉得任何词句用东北话说起来那就完全是另一个模样,总是能够令人捧腹。

中央大街算是哈尔滨最繁华的地段了,不光是中外游客必到的地方,本地人也是经常来的。相比于其他城市的商业步行街,这里的夜色我想是任何地方都比不上的。卡兹青年旅舍就在中央大街隔壁的通江街上,吃过午饭办好入住就前往中央大街肆意游荡。午餐在最东北民俗风情饭店吃的,东北的馆子饭菜分量绝对包你满意,但吃过这里之后还是觉得锅包肉做的没有红霞街的原三八饭店做的好吃。

哈尔滨的夜晚来的很早,三点半左右就日落,四点开始见黑,四点半已然就是夜幕下的冰城了。夜晚的中央大街人头攒动,商铺街道也都打上了好看的灯光,脚下的石板路据说也都是百年前所铺,多半的建筑也是翻新或在原址上重建。如果再过到1月份,中央大街上会增添不少雪雕与冰雕供游人赏玩。

大街西北侧的尽头是防洪纪念塔,三次大洪水并没有让这座城市一蹶不振,反而让英勇的哈尔滨人民更加团结更具力量。如今的防洪纪念塔并不单一只是为了纪念而已,它更成为了哈尔滨的一个标志性建筑,矗立在松花江畔好似卫兵一般守护着这座坚毅而美丽的城市。塔前的广场正巧有新人在庆祝生日,虽然招数老套,但试想谁也禁不住这样用心良苦吧。

中央大街上有很多俄式西餐厅,比较出名的华梅西餐厅名气大了菜品质量已经不如从前,多数人也只是冲着名气去的,塔道斯西餐厅正装修中所以关门谢客,只好选了一家叫做欧罗巴的西餐厅,环境很不错但菜品质量很一般,草草吃过晚饭沿着中央大街一路走到圣索菲亚大教堂,步行大约需要20分钟。夜晚的大教堂打上灯光更显得高大和神圣,这座名誉中外的教堂也成为了哈尔滨旅游的一个名片。

拍摄教堂有太多太多角度可选,因为你会发现环顾整个教堂,每一侧每一面都有她不同的美,也有人爬到附近高楼的天台向下俯拍,看过不少移轴镜头的作品也都是表现力极强。

哈尔滨的夜风很冷,吹在脸上会疼,除了要把自己好好暖起来别忘了也要给随身的电子设备保暖,不然就只能干等着它自己冷却后再用了。